×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出价卖女儿、谎称8岁女儿已病逝...大马单亲渣妈「苦肉计」骗财

司马姨 2022/07/11

一名单亲妈妈以「苦肉计」博取同情,不惜谎称8岁女儿已病逝,急需一笔钱应急,让身边不少亲友起怜悯之心,纷纷借钱给她。

她是一名诈骗惯犯,其实其女儿没事,且她因怠于履行其抚养责任,女儿抚养权早已被法官判给养育了女童7年的保姆陈女士。

单亲妈妈自制图片,谎称她的女儿于今年2月尾离世。

陈女士家属近日因不胜其扰,已就此事报警处理,并透过《中国报》澄清其养女伊沙贝拉并没有离世,且安然无恙,并劝请对方适可而止,勿再利用女儿的「死」达到欺诈目的。

据陈女士的女儿Jess(姓苏,30岁,自由业者)透露,该单亲母亲(40余岁)先前因意外怀孕,前往槟城某慈善机构求助,并被该机构负责人收留直至生下女儿,但此后便没有履行抚养职责。

陈女士的家属出面澄清,小女儿安然无恙。

她说,该机构抚养有关女童一段时间后,最后交给陈女士,由后者当保姆,负责照顾当时年仅1岁的伊斯贝拉。

她说,该单亲妈妈事后在槟城惹上许多麻烦,包括涉及多宗诈骗案而无故消失,但仍然与保姆争夺抚养权,在打了多年官司后,今年1月,法官判决由陈女士继续照顾女童。

陈女士的家属出面澄清,小女儿安然无恙。

「遗憾的是,对方恶习难改,竟自制图片上传至网络,谎称她的女儿于今年2月尾病逝,试图博取他人同情,一些不知事情缘由的亲友都纷纷借钱给她。」

Jess说,此举足已构成欺诈,她担心不知情的人会因此上当,有必要向大众澄清,已到槟城威北县警局报案。

根据判决纸,女童的抚养权判给保姆陈女士。

「我妹妹的状况很好,她是无辜的,生母不应该拿她照片作为捞钱工具,我们接到身边友人来讯询问,才知道她的亲生母亲又重施故技。」

生母谎称女儿死亡试图博同情诈骗,陈氏已就此事前往警局投报。

出价卖女儿收钱便失踪

「她曾出价卖女儿,找了3名买家,但在收到钱后便失踪了!」

据槟城慈善机构一名负责人透露,她曾收留该名单亲母亲一段时日,起初并不清楚对方为人,直到她在槟城涉及多宗诈骗案,才惊觉此人并不简单。

「据我所知,事主曾通过「卖女儿」手法,找了3名买家,但她在收到钱后便消失了。为免败坏慈善团体的名声,我们已不再与该名母亲往来。」

余女士曾于2016年被该单亲妈妈诈骗2万令吉,所幸通过法律已拿回了钱,但仍呼吁众人小心骗子。

此外,一名曾被单亲母亲诈骗的余女士(34岁)受访时说,有关单亲母亲曾向她购买不少美容产品,但其支票竟跳票,涉及金额共2万令吉,

她说,她曾采取法律行动,最终双方决定庭外和解,对方还清债务,事件才算结案。

「尽管我不会再追究此事,但我仍呼吁所有人应小心此人,以避免坠入她的圈套。」

单亲妈妈曾涉数十宗诈骗

据了解,该名单亲妈妈已涉及数十宗各种诈骗案,但许多受害者有的碍于面子,有的则因涉及金额不多,不愿现身说法,因此损失金额无法估计,该名单亲妈妈依然逍遥法外。

据一名自称是女事主朋友者Grace Tan(36岁)透露,她也是受害者之一,但并非金钱上的欺诈,而是情感上的欺瞒,虽曾给对方许多钱财上的帮助,但对方不懂得感恩,反而还理所当然般利用她的好心,不断索取钱财。

据了解,该单亲妈妈曾涉及数十宗诈骗,在销声匿迹一阵子后,今年又「重出江湖」,继续干案。

她说,事主早前在槟城惹事后,便逃去吉隆坡「避难」,从此销声匿迹,但就在一次偶然,她发现身边有一名友人与事主合照,便开始觉得不对劲。

「今年这几个月,她又重出江湖了,目前只知道有不少人被她骗钱,部份受害者因面子问题,另一些因被骗数额不多,因此不愿举报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