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中国人在新加坡找工作:本来以为EP最少薪水能有2500新币,谁知老板却说只能给1300新币

司马姨 2022/07/22

老鱼在新加坡的那些年

回到家后,我打了个电话给妈妈。

“你现在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老板人不错。”

“工资发了没有,够不够开销?”

“快发了,1号就发工资。”

......

放下电话后我躺在床上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哪来的什么工作?

不过是一个月前编的一个谎言,让父母不再担忧罢了。

报喜不报忧,是出国后每次打电话的原则。

天永远是蓝的,食物永远是可口的,生病永远只是流个鼻涕咳嗽两三声的,外国人永远是友好不歧视你的,生孩子是不痛的,月子里是吃得好得不得了,肥得跟猪一样的.......

书店面试的事情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于是我重新集中精力去找华文老师的工作。于是我每天清晨到楼下买一份《联合早报》,分类广告里有各种各样的工作。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补习中心在寻找华文教师。

广告里并没有说只要新加坡人和PR(永久居民),我想外国人可能有机会。

这个补习中心在Jurong East(裕廊东),裕廊东聚集了新加坡西部的大部分补习中心。

中国人总以为外国人的孩子每天去学校随便学点什么,放学后就各种玩。你到裕廊东看看也许就不这么想了。

华文补习的、数学补习的、英语补习的、芭蕾舞、钢琴、小提琴、左右脑开发、珠心算......各种各样,琳琅满目,总有一款适合你!

这还不包括专门针对外国留学生的语言学校,还有针对成人的英语学习班等。

各种课程齐全,并处在地铁和公交车转换站的裕廊东,每天都是车水马龙。

其中,单单华文补习中心就好几家,大家都在一栋楼里互相竞争,最大的一家名叫“天下”,名字够不够霸气。

够霸气!但基本不招外国人,因为手续太麻烦。

我去的这家是刚刚成立的,名字就不说了。

一进中心,我整个人就放松了,为什么?因为全听懂了!里面的人都会讲中文。

我顿生好感,心想,要是能在这里上班就好了,至少语言没有问题。

填了一大堆表格后,老板说要试课,就是要上一堂课给他们看。准备时间10分钟,之后自己到另一个房间讲给他们听。

我记得我抽到的那张卡,是讲解“休”这个字。

简单吗?好简单,简单到不知道怎么教。

特别是我这一个刚从高中教过来的,每天沉浸在文言文一个“以”字有多少种用法的人来说,越简单的越难教。

没办法,最后只好从会意字的角度,画了一个人和一棵树给“观众”看,让一个观众扮演“树”,一个观众扮演“人”,猜猜这个人在这树下干什么。

“观众”们先是假装不知道,后来引导一下,终于知道了。

居然就这么通过了。

我欣喜若狂!

教师资格证等审核好了,终于到最后一个环节。谈薪水!

我是大学本科毕业,又有教师资格证,算是专业人才,于是要求公司申请EP(Employment Pass工作准证)。

这样两年后我就可以申请PR了,到时就可以自由找工作了。

当时劳工部对EP的最低薪水是2500新币,一年21天年假。

我想着2500乘以汇率5,是好多好多人民币啊,比小陈的还多,回去可以嘚瑟很久啊。

还没有想好钱怎么花,老板们把我叫到另外一个房间。

这个小小的补习中心有三个老板,一个新加坡人,一个马来西亚人,一个中国人。

中国人想要开公司,合伙人里必须有新加坡人。跟我谈话的这个是新加坡人Joyce。

Joyce身材高大,奇胖无比,好几层双下巴,爱穿深色衣服,后来有一个爱拍马屁的同事,一看她换新衣服,就说:哇,老板,你看起又瘦了好多啊!

那个时候我通常不吭声,你说都是黑色衣服,有区别吗?我都看不出她换衣服了。

Joyce擅长剥削员工和不懂装懂,后来我们几个中国老师就干脆在背后叫她“猪老板”。

此刻猪老板巨大的身躯站在我的前面,灯光从她后面照过来,她的影子覆盖在我的影子上面,我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坐!”她说。

我坐下来了。

“你在面试中表现得很好,而且你的条件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我们就是要找一个像你这样,Native的中文老师哦!”N层下巴艰难地动着,然后再重新挤在一起。

“你看起来也很善良,很有爱心,我们相信你能胜任这个工作!”另外两个老板也点了点头。

真是超级高的评价啊。快点进入正题好吗?

于是我说:“我会好好干的,我想知道薪水是多少呢,他们说EP最少有2500,我想知道具体的数字”,说不定会是3000或者更多,我有点兴奋!

“嗯,这个正是我们今天谈话的重点内容。”猪老板晃动着巨大的脑袋,同时看了看两个同伙。两个同伙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互相看了一眼。

“你知道你们中国人,到了新加坡,要拿到PR才能自由工作的对吧?”

对呀!

“其实申请这个EP很麻烦,通常人家不会愿意帮你申请的!”

“但是因为你这么优秀,我们觉得跟你也很有缘分,你不远万里来到新加坡,我们有缘千里来相会。”

我听着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也许她看过《新白娘子传奇》。

猪老板继续晃动脑袋:“但是,薪水2500是不太可能的啦!”

什么?

“我和J和Z商量过了。我们最多给你1300。”

我愣住了!

“但是劳工部不是规定EP的最低薪水标准是2500吗?”

“是的,不过!”猪老板提高了音量。

“你想想,你拿到EP两年后就可以申请PR,你在新加坡就有了身份,这个价值不是用钱能衡量的对吧。”

我觉得自己有点虚弱,拿EP申请PR确实就是许多中国人来这里走的一条路线。但是我还想争取一下。

“可是薪水没有拿到2500,也不符合劳工部的标准,这是违反政府的规定,对公司也不好啊!”

三个老板同时露出了微笑。

猪老板和蔼地说:

“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会往你账户上每个月打进2500,但是第二天,请你还给我们现金1200。”

我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转头去看Z老板,她跟我来自同一个国家啊。她看了我一眼,就别过头去继续看她的红色指甲。

我心中五味杂陈!屈辱,是屈辱,还有无奈,杂拌在一起,我想起身就走,但又不能走。

这已经是10月底了,我已经出国三个月了,一分收入都没有。小陈一个人用微薄的津贴养活我们两个人。

而且能给我办EP的就这么一家啊。

“好。”我说。

猪老板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但是你要守住这个秘密。新加坡是法制国家,你应该知道吧?”

我点点头,是啊,法制国家!

那天晚上,小陈听了我讲述的,沉默了很久。

我知道他想什么,就安慰他说:没关系,1300新币就是6500人民币,也比我在一中教书的时候赚得多啊,不要想那么多,忍耐两年,我就可以去申请PR了。

.......

就这样,一个月后,我拿着银行卡,到中心楼下的OCBC银行,里面进了2500。我取出1200拿上去给猪老板。

猪老板接过钱,点算清楚,继续晃动着硕大的脑袋看着电脑。

......

这就是我在新加坡的第一份工作。

当时就算WP,也就是没有专业学历,要申请诸如洗碗工、清洁人员之类工种的,政府规定的最低薪水也有1500。

而我拿到的却只有1300。

● ● ●

未完待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