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马女孩为男友被卷入高额贷款,欠下四五十万债务,父母含泪送进收容中心

隱城 2022/02/01

为爱疯狂!年轻女性不仅被卷入高额贷款,还被指控为了给男友花钱而进行网购行骗。结果,他们前前后后欠下四五十万债务,让身在新加坡的父母被迫还上。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把女儿送到女孩收容中心,远离男朋友,回到正道上去。

最让人担心的是,女儿在被送往收容中心前,获得与父亲通电话的机会,但她只关心男友的情况,担心男友没钱吃饭,要求父亲转账700令吉填饱男友肚子。

22岁的女子祖儿(化名)来自槟城,父母都在新加坡工作。今日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与投诉局主任林道祥、月月行善负责人李翠英受女子的父母所托,将她安置在昔加末一间女童收容中心。

祖儿一早先接受冠病检测。

祖儿(左2)在李翠英(左)和林道祥(左3)带领下,入住昔加末一间收容中心,估计得住上至少一年半。

通讯工具全没收

祖儿早前接受RTK抗原,在确认没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毒后,中午便离开新山前往昔加末。

林道祥说,会没收祖儿的手机、iPad等通讯工具,是为了禁止她擅自与外界接触,希望她能在接待中心受到感化,好好学习改过自新。

他指出,祖儿入住收容中心前曾给父亲通电,只是担心男友的状况。

因此希望借此机会,不再让祖儿和男友有机会再联系,所以祖儿的庇护所是保密的,外人不得随便造访。

据他所知,祖儿的男友没有正当职业,身上有很多文身。

祖儿疑为男友向大耳窿借贷,也卷入网购诈骗风波。

祖儿疑为男友向大耳窿借贷,也卷入网购诈骗风波。

一再借大耳窿欠巨債

林道祥说,一年前,她帮祖儿处理大耳窿讨债的事,就是拿着身份证、自拍照片作为“抵押物”,向大耳窿借钱。

“当时我劝她不要借大耳窿,但事后她涉嫌进行网购诈骗,导致对方喊告,父母只好替她解决这笔债务。”

林道祥指出,祖儿的父亲日前请他帮忙解决祖儿的大耳窿债务。他认为自己无法帮助祖儿解决一次次的债务问题,于是向祖儿的父亲建议将祖儿送到收容中心接受感化,是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

林道祥(左)劝告祖儿勿再相信男友。

疑为男友误入歧途

林道祥指出,祖儿父母已为女儿摊销40万至50万令吉债务。

他还指出,与祖儿接触后,发现她并不叛逆,还相当乖巧。我相信她是受男友的影响,一次又一次地误入歧途。

林道祥向祖儿询问网购诈骗一事时,祖儿曾表示自己没有“诈骗”,只是还没有收到钱,所以不可能先发货。她事后还向对方承诺,可以退货,她也会退款。

但当问到对方为什么要去派出所时,她无言以对。

林道祥问她在旅馆住了多久,祖儿先是否认,然后沉默不语。

他还直接问祖儿是不是因为男友借大耳窿,甚至做工养活对方,经常住酒店享受。祖儿辩称男友有工作。

他提醒祖儿,如果男人想让女朋友赚大耳窿的钱给自己花,这种男人可以“甩龙沟”,希望她清醒,用眼睛识人。

为了拿到更多的钱,祖儿甚至向朋友谎称家人生病急需用钱。

父母勿为工作忽略子女

祖儿的父母都在新加坡工作。今天被送到收容中心时,只委托了一位亲戚朋友把她交给林道祥,就匆匆离开了。

祖儿是家里的长女,弟弟则在家乡槟城。

林道祥并不否认,当孩子的行为出了问题,父母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他建议他们在外面打拼,争取更好的生活同时也不能在忙碌的时候忽视了孩子的感受。

他建议,如果父母需要外出打工,可以把孩子托付给亲戚照顾,不要让孩子成为社会问题。

他强调,如果家长面临类似孩子的问题,可寻求他或月月行善援助。他们有渠道让这些叛逆的年轻人被送到教会中心或收容所学习和改过自新。

“我自己处理过十几个例子,经感化后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需要救助的人员拨打林道祥电话019-7786843,拨打李翠英电话019-7901933。

对于种种指责,还有父母的决定,祖儿谈谈地说:“想放弃(我)就放弃。”

祖儿:要放弃就放弃!

《柔佛圈》今早也见到祖儿。当她问她被带到收容中心的感受时,她悄悄说:“如果你想放弃(我),就放弃吧,我还能做什么?每天都很烦人。“

当被问到是否想和父母一起住在新加坡,和他们好好谈一谈时,她没有正面回应。她只淡淡地说:“我没有发言权。”

她坦言,自己想成为一名化妆师或微整师,目前也在学习化妆,但受疫情影响课业暂停。

在被送往收容中心的过程中,祖儿全程相当配合,没有反抗和哭泣,大部分都是静静地在一旁。

李翠英(左)和林道祥(右)处理青少年问题上,也会面对无法解决的棘手问题。

送入收容中心须父母同意

此外,因为祖儿是个女孩,这次还特别得到了月月行善的李翠英的协助。她受访时表示,由于祖儿已成年,大部分新山收容中心都不收21岁以下人士,所以她最终选择了昔加末。

她坦言,在将青少年送到收容中心的过程中,有时遇到抗拒的人,只能尽力安抚,想办法处理。

但是,她强调,男孩和女孩的问题只有在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被送到收容所。例如,早前一名13岁女孩卷入滥交,原因是母亲不让女儿去庇护所,她们无能为力,却遗憾女孩无法获得改变人生的机会。

祖儿被送入一所教会收容中心,家人希望她能与男友断了往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