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新加坡打工者的心声:工资好像涨了,但又好像没涨

司马姨 2022/07/17

近来,新加坡进入了“全面涨价”的时期,相信不少生活在新加坡的人都对一连串的涨价消息应接不暇,并且同时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生活压力,情不自禁地问一句:“什么时候涨工资啊?”

涨涨涨!什么都在涨

这一两个月以来,每天看到的最多的新闻就是涨价。从从房价升至历史最高点、房租同比上涨24%;到马国限制出口,鸡肉鱼肉价格一路飙升;汽油,房价,水电费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涨幅。

因为全球供应链的波动,加之通货膨胀率也维持在较高水平,新加坡的日常食品价格水涨船高。

根据房地产咨询公司莱坊公布的《全球房价指数》报告也显示,2021全年,低利率和集体出售市场溢出的需求推动,导致新加坡的非有地私宅价格在过去一年上升6.1 %,创亚洲涨幅最大!

工资好像涨了

但又好像没涨

通货膨胀带来的物价上涨,而工资却增长缓慢。根据新加坡人力部的数据显示,同一职位工作一年以上居民的工资涨幅,2021年为3.9%,显著高于2020年的1.2%,与2019年的涨薪幅度持平。

但考虑到疫情期间以及近来的通货膨胀,工资增长高出通胀率仅1.6%,略高于2020年的1.4%,远低于2019年的3.3%,这是自2013年以来的第二低。

数据显示,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2010年新加坡的整体工资增长维暴涨至5.7%,而此次疫情过后却并未出现明显反弹,专家表示,或许是老板担心疫情卷土重来的缘故。

“4000元都招不到洗碗工”

疫情过后,许多商家都出现了人手短缺的问题,前有多家食阁商家因人手不足被迫关门,后有清洁公司4000元雇“天价”洗碗工。甚至有餐馆为洗碗工提供多达2600新币的“花红”。

根据人力资源部公布的数据,今年2月的整体失业率下跌至2.1%,公民失业率也跌至3.2%,低于2019年12月新冠肺炎疫情前的水平。

新加坡人力部昨天公布2月经季度调整的失业率数据,整体失业率从2.3%下跌0.2个百分点至2.1%;居民失业率下跌0.1个百分点,从1月的3.1%跌至3%;公民失业率则从3.3%滑落0.1个百分点至3.2%。2月份本地居民失业人数为7万1700人,公民失业人数则为6万5000人。

2019年12月疫情前的整体、居民和公民失业率分别为2.3%、3.2%和3.3%,这意味着今年2月各方面的失业率已低于疫情前。

失业率的下降,却仍未满足新加坡重新开始运作后短缺的人手。面对着更多样化的选择,应聘者从而拥有更多的权利来“待价而沽”,对于工作会有期望一份更高的薪水。

远程办公成为关键因素

一项由国际招聘顾问公司米高蒲志等四方,以及科技公司思科(Cisco)和UiPath等机构针对新加坡乃至全球员工展开的调查研究显示,新加坡员工希望能够获得更为灵活的工作安排,更多更好的培训机会和更为优渥的待遇。

研究显示,新加坡43%的员工对工作各方面的要求都有所提高,表现在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灵活工作制、福利和维持员工幸福感等方面。这一数字高于37%的全球平均值。

而这一比例在中高层管理人员中不降反升:参与调查的67名主管级任务重,81%表示自己有计划在两年内离职,认为自己无法平衡工作与生活。同比之下,亚洲平均值为69%,全球均值为72%。

其中62%的员工认为,公司是否允许他们远程办公将决定他们的去留。而另一项由《海峡时报》展开的调研表示,75%的上班族希望可以继续居家办公,理由有节省通勤和吃饭的钱,在家更有效率和能够照顾家人等等。尤其是在双薪家庭中更为明显。

长时间的居家办公,明显降低了员工们重返职场的意愿,不少人表示:“如果不是为了多挣点钱,我才不想回去上班!”看来老板们要加工资了啊。

时代已经发生了改变

随着物价不断上涨,来自于衣食住行的经济压力促使着“打工人”们不得不寻求更高的薪资待遇,来维系自己的日常生活。生活费的增长和紧缩的劳动市场,可能会导致无法提供一定量薪水的老板面对员工流逝的情况。

正如同新加坡中小企业商会会长王腾忆,在接受《海峡时报》的采访时说的,“我提醒大家不要过于乐观,因为全球局势仍然动荡不安,各项成本显著上升,不少员工也在跳槽。”

曾经那个公司挑选应聘者的时代已经随着新冠疫情一去不复返了,目前新加坡经济逐步复兴,劳动人手有市无价,反而是劳动者们待价而沽,挑选公司。而那些不能满足员工需求的雇主,或许是要做出调整,来面对这个新时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