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中国客工寻找新加坡“干妈”:最困难时借了1000新币,我觉得对不起人家

司马姨 2022/06/21

一名客工10多年前在本地半工读时,深受一名热心安娣的照顾,更在他经济拮据时慷慨借了1000元救急,客工之后因回国和丢失手机而跟安娣失联,但这笔人情债一直铭记于心,希望借助民众力量帮他找回恩人,报恩还钱。

来自中国的范忠华在本地从事海事业,他在接受《8视界新闻网》采访时表示,自己和妻子在2006年来我国半工半读,晚上在康佛商学院读夜校,白天在新科工程位于大士的船厂工作,住在英顺公司位于光明路的员工宿舍,也因此结识了在英顺公司担任文员的本地女子李杰。

他说,李杰出生于1961年,一头白发,一直未婚,家住兀兰一带,之后被调到三巴旺船厂的英顺公司工作。

视安娣为生命中的贵人

37岁的范忠华说:“她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我喊她‘干妈’。她对我非常好,很疼我,经常会买一些零食送给我。以前(我)薪水低,她都带我去吃饭。每年过年过节都会包两份红包,给我和我老婆各一份。我以前需要准备论文答辩的资料,她都会帮我上网搜索再打印出来。”

李杰还在2011年时借给范忠华1000元,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让他和妻子感激不已。

“那时公司效益不好,挣钱很少,我们俩还要还中介费,每个月还要还学费,(经济上)都很困难。安娣知道我过得并不好,所以从来没有催我(还钱)。并非我不想还,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没有偿还的能力。我说‘我会还你的’,那个时候她说‘就当是我给你俩结婚的红包了’。”

他们夫妻与李杰相处了六年时间,2012年回国后还保持联系,直到他手机于2015年遗失后失联。

范忠华和妻子十年前旧照。(图:受访者提供)

找人不止想要还钱

范忠华去年8月重返我国工作后,也尝试寻找李杰,但却没有找到。

“我住在客工宿舍,去年10月还确诊冠病,但她已经不在原先的公司工作了。我一直没有时间(去找她),宿舍之前也不允许外出,现在才开放外出,但需要申请。我老婆一直要我去找她,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她。”

范忠华目前经济情况改善,但欠下千元没还的事一直搁在他和妻子心头,因此想寻回李杰报恩。

“我觉得对不起人家,愧疚感很大。如今薪水还可以,所以想报答她。还钱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甚至想几倍的还给她。如果找到她,我想我会给她一个拥抱,会跪下给她磕头。我还希望她能到中国旅游,我和我妻子会盛情地款待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