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涂仲仪医生分享“菜鸟”经历 被安慰劳累死可在灵柩“盖国旗”!

司马姨 2022/05/07

槟中央医院实习医生坠楼身亡事件继续发酵,连日来有实习医生爆料指被学长主管辱骂、必须超时工作等,而极乐寺慈善医院首席执行员涂仲仪医生就分享他26年前在政府医院骨科实习的4个月,最高记录是连续全天候上班和加班7天,并被上司“另类式的安慰”:若在医院工作劳累至断气的话,灵柩上将可被“盖国旗”!

涂仲仪今日在面子书发贴文,以一问一答方式,分享他对一名实习医生坠楼身亡后,被不少朋友问及对此事的一些看法。

他表示其是1996年杪到政府医院当实习医生,并坦承政府医院确实存在霸凌事件,而他也曾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他说,那段披上菜鸟医生“鸟袍”的日子虽然久远,但记忆犹新。对他来说,合理的是训练,而无理的就是磨练。

他指曾经在骨科的4个月,最高记录是连续上班和加班7天。

“是的,连续7天(全天候的7天)。”

如今回想起来,他觉得照现在的说法,这就是剥削劳力,并侵犯基本工人权益。

涂仲仪的贴文引起一些网民的关注,并纷纷留言,分享切身感受。

他指过后卫生部就派了两位“新菜鸟”到该部门,从此就没有连续7天的工作经历了。不过,连续2、3天的工作是常态。

他也说,90年代那时没有面子书、没有社交媒体,更没有自媒体,而他们一群“菜鸟医生”每天就这样日复一日、过著卑微又神圣的工作。

“工作之后,剩余的体力是走回宿舍好好的睡觉,补充体力,继续隔天的卑微又神圣的‘菜鸟’工作。”

他也说,犹记得当时的其中一名上司,在他们这群实习医生一连工作加班7天后,走过来拍拍其肩膀,予以安慰。

“部门的二把手,在第7天过后,走过来拍拍我的肩旁,对我说:努力工作,你劳累到断气在医院里的话,我们会把国旗披在你的身上。”

他较后在留言处,被网民询及听到上司这句“为国捐躯将能披国旗,享有至高荣誉”的话后的反应时坦然地说:“感动了3秒,然后继续工作。”

其中一名网民表示有4名当医生的家人,而他们之前也曾遭霸凌,一路走来确实不易,而如今已经成为专科医生。

他也说,当实习医生期间所遭遇的事,若要一一道来,可能得花上三、五天。

他补充,这些集体回忆,并非只是他个人的承受,而是几乎所有一起“蹲”在同一个战壕的“菜鸟医生”,都有这样的集体回忆。

“这回忆从不跳针,因为它太刻骨铭心了。”

他形容,他和数位老同事多年后再提起这些往事,就几乎要夜郎自大的对自己的能够“存活”下来而感到光荣。

有网民在涂仲仪贴文留言处,称:“走过了,就是激励自己的一道骄傲的刀疤。江湖行走,谁能不中招。”,而涂仲仪则回应:“是的,走过就是激励了,走不过就是够力了。”

“过来人”涂仲仪以一问一答方式,分享看法。

(一)公家医院有霸凌的事件存在吗? 答案:有!

(二)以前我当菜鸟医生(实习医生)时,有被霸凌吗?答案:有!

(三)霸凌事件能根除吗?答案:不能!

(四)现在的菜鸟医生都是温室里的小花或娇生惯养的吗?答案:不尽然(需要量化,不能简单化的去标签)

(五)现在在公家医院里较资深的医生(包括几年前才从菜鸟医生存活和演变过来的)都有霸凌倾向或怪癖的吗?答案:不尽然(但毕竟是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