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新加坡油王林恩强:从油耗子到身家18亿,又因石油负债45亿美元

司马姨 2022/07/14

1955年,福建省莆田市埭头镇石城村中,有一名年仅12岁的少年离开了村子。

他背着重重的行囊,要与母亲乘船前往一个未知的国度,那里有他记忆中面目已经模糊的父亲。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中学都没读完的少年,会成为“林恩强一声吼,东南亚也要跟着抖三抖”的狠角色,几十年以后,林恩强的名字在亚洲石油界可谓如雷贯耳。

1955年,林恩强到了新加坡,12岁的他,还不知道未来要经历那么多的艰难困苦,甚至还要亲眼见到自己创立的巨大商业帝国,会在一场疫情下,瞬间崩塌。

林恩强

林恩强那时候在想什么?

他在想每天吃到嘴里的饭能有几口,那时候,新加坡还并不是海外华人的避风港,倒像是一个各民族混居的是非之地。

首先,新加坡华人处处受到排挤,不仅是本地人,还受到洋人若有若无的轻蔑。

就是在这种恶劣情况下,文化不高的林恩强只好随着父亲做工,他也幻想过,自己未曾谋面的父亲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大商人。

但是梦想破碎得太快了,见到他爹后,林恩强看出他实在没有多少钱,每天家中的这几张嘴、是这个男人的不小的难题。

林恩强开始跟着父亲干活,刚开始的时候,他先当了一名学徒修理机器,到了后来,他就开始跟着父亲上了渔船,开始卖鱼。

人的际遇实在是不可捉摸,一个卖鱼的渔夫怎么想也不会和石油搭上边,但是命运就是这么奇妙,这时候的新加坡,虽然混乱无序,但是却碎裂出了穷人往上钻的一丝缝隙。

这道缝隙,就是鲤鱼跃龙门的机缘。这是一个时代赐予穷人的无比诱人的邀请,这条路注定头破血流,但是小小的林恩强抓住了。

新加坡在50年代,依旧是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中心之一,每天林恩强把渔网捞上来的时候,在没有渔获得间隙,他总是能看到港口旁边有无穷无尽的邮轮经过。

林恩强这时候还没有什么宏图大愿,他的眼光聚焦到了有钱人看不到的人群中,那是伴生在邮轮旁边的一群不起眼的“油耗子”。

究竟什么是“油耗子”呢?

说来简单,这些出没在港口的人们,身影经过之处,总会有一些若有若无的石油味道。

没错,他们全部是做石油走私生意的小生意人,通过赚取差价攫取利润,虽然不起眼,但是却有些油水,比打渔挣的钱要多一些。

这些人的生活作息全部都是昼伏夜出,每天晚上就带着大量的空油桶悄悄离面,在黎明前,把装满原油的油桶带回新加坡海岸附近的地下炼油厂。

林恩强想要做这个生意,他想要搞些油赚笔钱,但想要搞些油就必须和跑船的船老大搞好关系,林恩强瞬间就想通了很多事情,他想要用这件事来养家糊口。

至此,东南亚未来的油王终于踏上了这条路,起步是几个空油桶,一条破船,这一年,林恩强18岁,他想要让家里人过得好一点,他想要钱。

01、新加坡油王的诞生

成功需要什么特质?需要什么性格?没人说得清,但是根据经验,很多人会说出这些词——胆子大、聪明机敏、吃苦耐劳、广结善缘,还有一项似乎也很重要的,那就是“运气一定要好”。

在时代风口浪尖的林恩强,就恰好具备了这些特质。

走私货品、倒卖原油无论是在哪一个国家,都是一件违法的事情。但是林恩强真的胆子大,别的“油耗子”一晚上只敢跑一趟,但林恩强敢来回跑两趟,最多的时候还敢跑三趟。

不出两年,这个颇有胆色的少年就已经在倒卖石油的小圈子中小有名气。

不过每个人都不是随随便便成功的,除了有胆识,人们还称赞这个少年重义气、知进退,最重要的是聪明,有着出众的生存技巧。

就这样,年仅20岁的林恩强兜里的钞票就越来越多,不久之后就攒下了一笔钱。

林恩强能够攒下比别的“油耗子”多的钱,并不是自己的运气好,是他眼光看得比别人要更长久。

在自己的同行还在盘算下一次是不是要换一条快船、换更大的油桶的时候,林恩强早就把目光从海面上看向了岸上。

林恩强想要自己建一个供应链,一个为他服务的供应链。

20岁的林恩强就像是那些电影中的“江湖大哥”一样,准备金盆洗手,他首先洗白了自己,不再甘心做一个不为人知的“油耗子”,而是成为了一个被承认的油贩子。

油贩子和油耗子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却彻底改变了林恩强的人生轨道,他不再每天繁星满天的时候工作,而是买了一辆油车,还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这家公司叫做“兴隆贸易有限公司”,也就是日后鼎鼎大名的兴隆集团。

这一年是1963年,他所在的新加坡发生了一件大事,新加坡彻底脱离了英国人的统治,这个没有战略纵深的小国,成为了马来西亚的一个自由邦。

当年,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敏锐地发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甚至有可能让这个小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那就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政策有着根本的分歧:

主要人口构成不一样,一边是马来人、一边是华人,信仰不同、文化不同,他们将要面临的,很有可能就是战争。

新加坡可能走投无路,但是在这个风云际会的时期,林恩强开始赚得盆满钵满,林恩强只有一个人,他只有一辆车,但是,他有着超人一般的精力和体力。

不大的新加坡,充满着林恩强的身影,只要是这个国家需要石油的地方,就有着林恩强和他的送油车。

不管是运输公司、电厂还是建筑工地,别人来不了的地方他来得了,别人来得了的地方他来得最多。

李光耀年轻时

这时候,林恩强的生活就是推销——卖油——睡觉,吃喝拉撒在他看来实在是浪费时间,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就这样,林恩强在受尽各种人的白眼之后,终于有人肯和他说几句话。

在这些高高在上的人跟林恩强说话的刹那,林恩强知道,自己已经赢了,一回生二回熟,很快,这些人愿意和这个小伙子交朋友,紧接着,这些人就离不开林恩强了。

铁杵磨成针,林恩强仅仅花了1年多的时间,就把自己的业务扩张到了新加坡用油的各个角落。

因为新加坡在马来西亚的管辖范围中,所以,他的业务也以常人不敢想象的速度,扩张到了马来西亚的大种植园、矿场和工厂等。

出门靠同乡,那个年代的东南亚华人在互帮互助,林恩强的主顾很多都是秉持着中华文化的海外华人。

这些华人事业有成,也乐于帮衬炎黄子孙,但是林恩强敢于向马来人、英国人做生意。

一辆车早就没办法满足林恩强的产业,从这时候开始,他开始招兵买马,一时间他就拥有了好几辆运油车,业务也越来越大,钱也越挣越多。

他像是不知疲倦一样,又把目光从陆地看向了海洋,他看到当年“油耗子”们旁边驶来驶去的巨型邮轮,想法又冒了出来,这个别人做得,我林恩强为何做不得?

02、从今以后,他是“OK林”

林恩强准备玩一把大的,大到很有可能让他这么多年积攒的积蓄全部灰飞烟灭。

1968年,林恩强花掉了所有的积蓄,还借了很多人的钱,他的目的是买到海上的一艘巨轮,这是一艘100吨的邮轮,名字叫“海狮号”。

他买了,这就是兴隆集团的第一艘百吨油轮,踏在这艘游轮上,林恩强终于能够走向国际能源的舞台,从这一刻,这个渔船上的小渔民已经有了大企业家的雏形。

也是在1968年,新加坡的总理李光耀知道这个小国需要稳定的经济。

所以,他处决了两名准备在新加坡安装定时炸弹的印尼人,这个小国的强人政治家,冒着巨大的风险处决了这两个罪犯。

东南亚本地人群情激愤,但是在这里的海外华人却觉得有了一个主心骨。林恩强看到了这个新闻,当他看到电视上李光耀的时候,也看到了新加坡的潜力。

从这时候,他开始进军国际石油贸易以及航运业务,俗话说“石油是工业的血液”,林恩强购置了数十艘大型游轮,还建立了著名的亚太地区最大的独立石油产品仓储中心——环宇仓储。

“赌性更坚强”,生活中的林恩强是一个玩扑克的好手,他觉得勤奋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他喜欢赌,更喜欢大赌。

所以,连带着整个兴隆集团都成了他在世界这个“赌场”中的筹码,20世纪八九十年代,兴隆集团的几次大手笔让人咋舌。

他敢在90年代初收购5艘超级邮轮,还定制了足足19艘特殊邮轮。在1998年还通过价值1.2亿美元的一艘巨型中型邮轮,直接购入了46万吨之巨的柴油。

从这时候开始,他就成为了新加坡柴油贸易的绝对霸主。

这时候的林恩强已经成为了新加坡最大的私营船主和最大的独立石油贸易商,最辉煌的年代,林恩强的产业达到了140亿美元的石油交易总值。

这时候的林恩强,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OK林”。

一路走来,林恩强的性格并未变化,即便家财万贯,但是依旧仗义豪爽,自己的账上只要有流动资金,无论如何也不提欠款之事,朋友找他借钱借车,甚至借自己产业的货船,他也从未拒绝,林恩强只是说一句“OK”。

来者不拒,你只要是我的朋友,我就帮你,这就是林恩强朴素的世界观,就这样,林恩强有了声势浩大的人脉。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十几岁的时候,自己第一次笨拙地说出英文“OK”的时候,就有了一个新的外号,他是林恩强,但也是权势滔天的“OK林”。

他说“OK”的时候,众生欢喜,但是反过来说,这个有着全球客户网的石油巨擘林恩强,当他说“NO”的时候,就像是给其他在新加坡的燃油商判了死刑。

林恩强虽然已经功成名就,但是到了今天,却依旧怀念那个12岁就离开的故乡,他永远记得自己的出身,永远记得那个福建省的小村子。

在后来,他最喜欢在东南亚的莆田菜馆吃饭,最喜欢吃的一道菜是菜馆中的特色菜“百秒黄花鱼”,虽然他离开故土的时候,那片土地的人非常贫穷,根本吃不到这样的美味。

林恩强纵横沉浮的几十年中,不仅学会了在商业活动中很有用的英语,也学会了海外华人用的普通话。

但是他最喜欢用的还是自己的乡音“闽南语”,年岁越长,就越思念故乡,古诗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这个操着一口闽南语的大企业家,无比怀念故乡。

所以,他只要看到来自故乡的同乡,也愿意像当年帮助过他的人一样,去帮助自己看得上的后生。那种出门在外坑害老乡的人,最令林恩强不耻。

像是新加坡仅次于他的石油大亨吴再进,就是在改革开放后,从福建到了新加坡从事运油业。

这时候,邓公已经和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握手,并且邓公回国后,振聋发聩地说道:“要向世界先进国家学习,特别是要和新加坡学习。”

所以,时代变幻,不仅是邓公与李光耀握手,像林恩强与吴再进握手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中华血脉在同一片时空开始团结、开始链接。

吴再进的新加坡美福石油、郑金泉的海澳集团都受到过林恩强的帮衬,中国人蔡天真创立泰山石化,只身下南洋的时候,林恩强更是鼎力相助,自己有钱就给他出钱,自己有船就给他出船。

就这样,在上世纪90年代,一股名叫“福建石油帮”的势力迅猛生长,一大批亿万富豪涌现。

在大庆油田不再像以往那样为中国这片土地的肌理浇灌石油的时候,这股民营石油势力为中国的原油市场灌注了一股强有力的能量。

同时,林恩强也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他开始扩充中国的市场,“安营扎寨”的据点就是自己的老家福建。

1994年,他就成立了福兴润滑油子公司,含义就是“福建兴旺”之意,后来,他又在福州建造了一座能够停靠3万吨级邮轮的巨大码头。

天有不测风云,这次林恩强的运气不再伴随他,一向赌赢得他这次真的赌输了,他高达上千万美元的投资瞬间打了水漂。

03、油王的豪赌与末路

很可惜,这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王权,即便是精明有之、豪迈有之的林恩强,也在暮年遇到了自己的滑铁卢。

林恩强很爱自己的故乡,但是久而久之,这股势力似乎就成为了一个独有的圈层,对于祖籍的执念,让林恩强身边的人们组成了一个“福建帮”,外人根本不可能进入这个圈子。

在这个闭塞不对外的圈子中,林恩强是其中无可置疑的权威和“教父”.

但正是这一点,让林恩强收到了很多不同的评价,尤其是当原油紧缺的时候,林恩强首先照顾的是自己的老乡福建人,对外省的商人不供货。

林恩强就在这种情况下,无意中得罪了很多外省人,后来,迈入21世纪的时候,江浙帮和山东系的原油产业商人逐渐崛起,而林恩强那引以为豪的“福建帮”却逐渐式微,林恩强也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不过林恩强并没有放弃,在2010年,已经隐退的林恩强再次出山,卷土重来。

他以将近70岁的高龄往返于福建,想要在中国的湄洲湾建设亚洲最大的石油仓储基地,在他的眼中,这片土地是即将发生另一个奇迹的地方,潜力无穷尽。

2011年,湄洲湾项目开启,那个年代,福建石油帮虽然没有当年极尽峥嵘,但是依旧是一方霸主。

2013年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榜,林恩强以18亿美元资产位居该榜单第13位。

转眼时间到了2020年,中国的石油产业百强中,福建帮的企业已经寥若晨星,这也是林恩强的末路,他与他的兴隆集团也面临着岌岌可危的状况。

让林恩强感受到烈士暮年的垂败之感的,是2020年的一场新冠疫情。

在那个极为敏感的2020年1月份,林恩强一贯的运气并没有出现,他没有预料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

他在2019年的时候,囤积了大量的燃油和成品油,存货价值高达12.77亿美元。

但是转眼间到了2020年的时候,他的公司曝出了财务危机,账面急剧缩水,只剩下了1.41亿美元,跌幅达到了恐怖的89%。

他囤积大量的原油,本来打算大赚一笔,但是却因油价大跌一夜之间变了模样,似乎要一夜破产,更有人披露,兴隆集团这几年因为油价低迷,根本没有赚到钱。

林恩强的这一场豪赌,以惨败告终,屋漏偏逢连夜雨,兴隆集团因为财务造假被彻查的时候,被发现负债达到45亿美元,最终无可奈何向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

就像是当年林恩强做“油耗子”的时候一样,财务造假也是很严重的罪行,新加坡的警察也对林恩强和他的企业展开了调查。

不过林恩强也颇为勇义,就像是一个帮派的龙头老大、一个家族的家长一样,在最关键的时候自己承担。

他说这一切都是自己指示财务部门操作的,有什么责任都是自己的,而且还说“出了问题我自己负责”。

就像是丢车保帅一样,林恩强的儿子在这时候撇清了责任,声称自己其实是受到了父亲的指示,才进行了财务造假。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一刻他不是林恩强,而是一个年迈的老头子在给亲生儿子背了一大部分黑锅,更是给自己这么多年打拼的产业留下一丝活路。

今夕往昔大不同,林恩强到了时来天地皆同力、时去英雄不自由的无奈境地。

在2020年8月,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林恩强站在了法庭中,他备控告骗取融资等种种金融犯罪,还被曝出曾经出售银行贷款的抵押品筹措现金,这让银行出现了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

林恩强的帝国,已经开始分崩离析。

当年自己以江湖义气和同乡情谊成立的“福建石油帮”,在“教父”落难之际,却都已经自身难保,有人怀疑为何一个都没有伸出援手,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时至今日,林恩强辞去了在油轮管理公司Ocean Tankers、兴隆集团、Xihe Group的任何高管职务。

自己的家族虽然有着兴隆集团的所有权,但是根据新加坡的法律,企业破产后,林恩强的家族已经没有了这家企业的管理权。

现在管理他们家产业的,是全球著名的普华永道,新加坡老总理李光耀仙逝,更像是一个时代的变化,林恩强丧失了自己企业的管理权,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外来的“大掌柜”管理着自己的心血。

我们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这一次劫难,不过林恩强时至今日还活着,对于他这一辈人来说,只要不死,一切都有转机,他就是从一无所有起家,他并不害怕。

2022年,是林恩强的80岁,是他过得极不顺心的年代,他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他虽然不服老,但是谁都知道他已经进入耄耋之年,时间不站在他这边。

2022年还有一个新闻,那就是大庆油田被曝发现了大油田,虽然真实性尚未可知。

但是我们依旧从日渐枯竭的大庆油田中感受到了一丝“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意志。

京剧《定军山》中,五虎将老黄忠尚可斩夏侯渊,所以,一代传奇林恩强的故事也尚未结束,让我们拭目以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