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向马来西亚买水被刁难,新加坡如何实现饮水自由?

司马姨 2022/06/17

南洋岛国新加坡经常下短暂的阵雨,雨水冲刷后,街边泛着水光的绿植、鲜花与清凌凌的小河、水泊相映成趣,让整座城市显得生机勃勃、充满新意。置身于这样的场景,人们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淡水资源极度匮乏的国家。

“花园城市”新加坡。来源.Pexels

新加坡位于马六甲海峡附近,该地区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年降水量高达2350毫米,可以说是最不缺水的地区了。但对于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来说,这么多雨水也只是匆匆过客。新加坡境内没有完整的独流大河,更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无法收集和利用。

滨海湾 来源.redants.sg

因此新加坡格外注重水资源,它把国土范围内的每一滴水,都称之为水资源。该国没有严格的水源保护区,只有与各个片区的沟渠河流连为一体的集水区。靠滨海堤埧与海水隔断形成后的滨海湾内湖就是其中之一,周边是新加坡最繁华的商业区,高楼林立,人们傍水生活,依水而居。

新加坡河畔高楼林立的的莱佛士坊。来源.Pexels

然而有了集水区还是不够的,新加坡地质条件脆弱,全国几十年来都面对土地沉降问题,海水经常倒灌。小河流里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也很快就被海水给污染了。天上下的留不住,地上流的喝不了,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全世界倒数第二,和隔壁马来西亚的2万多立方米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时间回到1819年,英国人斯坦福·莱佛士把新加坡河西南部沿驳船码头一带的地区划为华人居住区。那一时期,新加坡还没有自来水设备,全岛所需要的水都得从安祥山和史必灵街的水井打上来,再用牛车运送到市区。于是这片以牛车载水供应用水的地区就被称为牛车水。

牛车水夜景 来源.visitsingapore.com

直到1823年,新加坡第二任英国驻扎官克劳福已提议打造蓄水池及供水系统。但是这项提议一直被搁置,直到华人慈善家陈金声在1857年捐出13000元资助建造麦里芝蓄水池。虽然陈金声的捐赠让更多人重视水源问题,但蓄水池建造计划一直拖到新加坡几年后经历了一次严重干旱,才真正落实。

位于新加坡海滨公园的陈金声喷泉塔是新加坡政府建设,以纪念陈金声对新加坡首个供水系统的贡献。来源.Pexels

不过随着二战结束后外来人口大量增加,仅有一座蓄水池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新加坡实在没办法,还是找隔壁邻居马来西亚买水吧。

1961年,新加坡自治邦政府和对岸的柔佛州政府签订了水供协定,根据协定,新加坡可以每天从埔莱蓄水池、地布佬河及士古来河无限量地抽水,为期50年,这份协议已于2011年期满。1962年新加坡又再次和柔佛州签了为其99年的水供协议,这份协议让新加坡拥有可以每天从柔佛河抽取多达2亿5000万加仑水的权利。同时,新加坡则会提供处理过的净水给柔佛,其水量多达24小时内向柔佛所抽取总水量的2%。

在两份协定下,柔佛州每天需向新加坡输送3.5亿加仑的生水,当时的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马币,解决了新加坡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1963年,新加坡索性加入了马来西亚,就可以免费饮水了。

1963年,新加坡遭遇干旱,麦里芝蓄水池干涸。政府因此从1963年4月23日起,实行长达10个月的制水活动。当时,水源每星期有三至四天切断,最长时间为12小时。新加坡民众必须提着水桶、脸盆到街上的公共水候排队接水。制水活动于1964年2月28日结束。来源.mothership.sg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柔佛新山南部在1962年发生严重干旱,几个月没有下雨,到处一片干枯。图为当时李光耀(右一)视察蓄水池的水位情况。来源.新加坡联合早报

可是好景不长,1965年,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新马分家。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共和国。《1965年新加坡独立协定》中列明,马来西亚政府必须确保柔佛州政府遵守两项水供协定的条款,同时新加坡政府也必须确保公用事业局恪守相同条款,该协定也在联合国备案。

新加坡在李光耀的带领下飞速发展,经济很快就超越了马来西亚,两岸的心理不平衡就这样产生了。马来西亚方面开始拿水供协议做文章,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内容条款过于偏袒新加坡。比如在签订协议时,柔佛州没有水厂,无法处理生水,只能出口原料给新加坡,后者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再回购引用。当时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钱。有媒体爆料,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政府的神经。

新马两地之间的输水管道 来源.fortunetime.sg

但新加坡不为所动,一口咬定协议已经签下了,不得反悔,而且指出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处理生水赚点人工费,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两边相持不下互打口水仗,还一度想闹上国际法庭,一直打到了90年代才迎来了一次转机。

1990年,公用事业局和柔佛签署协议,由新加坡出钱建造林桂水坝。水坝的建设和营运费达到3亿元,设施归马来西亚所有,而新加坡公用局的柔佛河水厂则建在柔佛河的下游。由于达成双赢局面,新马水供之争暂时有所缓解。

PUB(公用事业局)是可持续发展与环境部 (MSE) 下属的法定委员会。它是国家水务机构,以综合方式管理新加坡的供水、集水和用水。从 2020 年,公用事业局还承担了保护新加坡海岸线免受海平面上升影响的国家海岸保护机构的职责。来源.Pexels

林桂蓄水池是柔佛主要的生水来源,这里的诸水触动着新柔两地人的命脉。为确保水源的可持续性,新加坡至今已经斥资10亿新元协助保障那里的水源,其中林桂水坝是最大的项目。工程不仅维护了水源稳定,也确保了林桂蓄水池的蓄水量。目前,新加坡超过一半的用水皆来自柔佛河以及遍布新加坡境内的17座蓄水池。

林桂蓄水池 来源.Pexels

然而新加坡劳心劳力,也没能解决和马来西亚的水供争端。这一情况到了马哈蒂尔执政时期更加严重,新加坡跟马来西亚在水供协议上面屡次发生争执,马来西亚政府总是拿净水差价的问题说事,要求新加坡多花钱少赚钱。马哈蒂尔甚至认为,每1000加仑3分钱的水价几乎等于免费向新加坡供水,因此要求提高水价。新加坡方面则解释道,随着该国工业成本上升,当年定下每1000加仑50分钱早就已经是倒贴了,因此不接受马来西亚的提案。供水续约问题就暂时被搁在一旁了。

迈入21世纪,柔佛水源因为工业发展开始受到污染威胁,柔佛能否继续保证供水牵动了新加坡的神经。再者,新马未来可能出现更持久炎热气候,届时必然会影响到水源供应。新加坡每日用水需求量达4.3亿万加仑,随人口增加和经济发展的需要,用水需求量预计将在2060年增加一倍,达到8.6亿万加仑左右。也就是说,40年后,新加坡的用水供应量也必须增加一倍,才能满足那时的用水量。

此外,新马两国于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将在2061年到期,那也将导致新加坡水供情况的更多不确定性。种种挑战,让新加坡不得不重新重视水资源的获取。李光耀每天都在想着如何让新加坡这样一个弹丸小国实现供水自给。当时可行的办法就是废水再回收了。

早在1974年,新加坡第一座实验性水供回收厂于裕廊设立。但是当时净化废水的技术成本过高,也不稳定。直到2002年,新加坡公用事业局正式启动再生水计划,并将这些经过二级污水处理而来的水命名为“NEWater”,意为“新生水”。在缺水危机的逼迫下,新加坡科学家成功让再生水的水质达到了世界级的饮用水标准。

2002年新加坡37周年国庆,吴作栋总理第一个饮用再生水,并宣布以后新加坡人的饮用水都是新生水和自来水的混合水,轰动世界。来源.toutiansg.com

所谓新生水就是通过采用先进的微过滤、反渗透膜、紫外线杀菌等技术将政府统一集中处理过的生活、工业污水进一步净化,形成的高品质纯净水。新生水大部分用于工业生产,少部分打入蓄水池与自来水的原水混合,在水厂进一步加工后通过自来水管输入千家万户成为寻常百姓家的饮用水。

此后新加坡持续加码,盖了一座又一座的再生水水厂。2004年,又有两座再生水水厂Bedok和Krani投入运营,2007年之前第三座新生水厂Seletar也正式运营, 再生水的供水量提升到新加坡总供水量的10%左右。2010年开始,第五座新生水水厂——樟宜也逐渐投入使用。预计到2060年也就是跟马来西亚签订供水合同结束前一年,再生水将占新加坡全国用水量50%~55%。

2010年,新加坡最大国有企业淡马锡控股公司旗下胜科工业集团投资1.8亿美元,建成了新加坡最大的新生水厂——胜科新生水厂。该厂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再循环水厂之一,目前每天生产约23万吨新生水,可提供新加坡约15%的用水。但是再生水仅能满足新加坡全岛一半的供水量,所以新加坡也把目光转向了海水淡化。

1998年,新加坡建立第一座海水淡化厂,开始探索海水淡化。2005年9月,新加坡的首座海水淡化厂新泉(SingSpring)正式启用,每天可生产13.6万立方米的淡水,标志着新加坡拥有了第四个水龙头。2013年,第二座海水淡化厂大泉海水淡化厂竣工,每天可生产淡水31.85万立方米。2018年第三座海水淡化厂——大士海水淡化厂正式投入运作。

2017年开始兴建的吉宝滨海东海水淡化厂是新加坡的第四座海水淡化厂,2020年6月29日投入运作,并于2021年2月4日正式开幕。这是该国第一座大型双模式海水淡化厂,简单来说,它能在雨量充沛时处理来自滨海蓄水池的水,旱季降雨量不足时则可抽取新加坡海峡的海水进行淡化。

吉宝滨海东海水淡化厂建在地面下,屋顶是一片大草坪,可供公众进行休闲活动。来源.kercorp.com

比起前面几座海水淡化厂,滨海东的新水厂可节省高达15%的能源,它也是新加坡面积最小的海水淡化厂,占地仅2.8公顷。新厂采纳了创新方式,例如以紫外线为主要杀菌方式,取代传统的氯消毒,从而省下氯池占用的空间。今年4月17日,裕廊岛海水淡化厂开幕,成为新加坡第五座海水淡化厂。预计2060年,淡化海水将满足新加坡至少30%的供水需求。

但是有了新生水和淡化海水依然难以满足新加坡的用水需求,早在2002年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就提出了“国家四大水喉”(Four National Taps)计划,灵活利用本地雨水、马来西亚进口水、新生水和淡化海水来作为新加坡未来的四大水源。

“四大水喉” 来源.www.pub.gov.sg

2006,新加坡也提出“ABC(Active,Beautiful,Clean,意即活跃、美丽、干净)全民共享水源”计划,这个计划的一期工程就是要开发全新加坡17座蓄水池,32条主要河道,同时兴建湿地公园等设施来涵养水源。在这一计划下,除了制造再生水,新加坡也进一步发展淡化海水技术,预计2060年淡化海水和再生水加起来将达到新加坡供水量的80%。

横屏

新加坡17座蓄水池分布(红色部分为居民区)

另一方面,新加坡也在不断提高民间的节水意识,号召居民每天节水10升。为了降低居民用水,新加坡还特地开发出一套高效的自来水传输和计算系统,不断压低居民用水量,计划到2030年新加坡人均用水量降低到每人每天140升。新加坡还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将水价上调,并征收节水税,以强化新加坡人的节水意识。因此,“节约用水”也就成了新加坡的“第五水喉”。

来源.Pexels

当新加坡人在解决自己的喝水问题时,隔壁的淡水供应商——马来西亚也没“闲着”。马来西亚之前因为没有淡水处理能力只能向新加坡购买处理后的水。到了2002年,柔佛州政府宣布建立自己的淡水处理厂,并将停止从新加坡回购水。原本一来一回的生意关系变成了新加坡对马来西亚完全依附的关系,马来西亚更是动不动就威胁涨水价,一旦新加坡有个什么不满,马来西亚立刻威胁断水。

面对这么不靠谱的供应商,新加坡只能两手准备,一边跟马来西亚谈判尽量安抚好马来西亚;另一边与印尼多有接触,准备从印尼手上买水。1991 年 6 月,新加坡和印尼达成协议,规定双方在淡水的供给和分配方面进行合作,有效期为50 年。新加坡将以每立方米1美分的价格从印尼的民丹岛获取淡水。但是买水计划一度受到亚洲金融危机和当时印尼国内政局动荡的影响,如今由于耗资巨大、工程难度高,这项计划依然处于实验阶段。

民丹岛是印度尼西亚的岛屿之一,属于廖内群岛的最大岛屿,早在15世纪,郑和下西洋的记载中就已提及。来源.Pexels

不过在新加坡的多方努力下,近年来新加坡对马来西亚的水资源依赖关系有所降低,两国在水资源问题上的猜疑和摩擦减少,这反而让两国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好,马来西亚也不再敢随便轻视新加坡。新加坡绝境求生,终于摆脱了贫水国的称号,成为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水务强国。

参考资料:一览水资源事件簿.联合早报;Four National,Taps-PUB;Singapore Infopedia:Water shortages and rationing in Singapore;新加坡水行业跨越发展的启示.王凯军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