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在大马华语能成为华社跨方言群的普通语,华教人士的贡献可说功不可没

司马姨 2022/08/05

马来西亚华人究竟会说多少种语言?

一个国家,多语交流

马来西亚有所谓的「三大民族」: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另外还有许多原住民,使用着各自的族语。

每一个民族语又有其地域方言,例如马来人根据出生地区的不同使用不同的方言,华人和印度人也可能使用自己祖籍地的方言或母言。

在这个多元民族国家里,马来语是宪法上规定的国语。马来语在马来西亚国内的通用范围非常广阔,从在菜市场买食材到去政府部门办理证件,都能使用马来语

而英语虽然不是官方语言,但和马来语一样是所有公、私立学校必修必考的语言,在社会上通用范围的范围也极广,实际地位与官方语言无异。

因此,只要是在马来西亚长大,接受过正规教育的马来西亚人,基本上都会说马来语和英语这两种语言。

依据中文维基百科的资料,在2020年华族的语言使用状况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不包括华语的方言分类,另一则是包括华语。

就不包括华语的方言分类言,在2020年闽南语(即本地所说的福建话)使用者约309万人;客家话180万;广府话165万;潮州话47万;福州话21万;海南话9.2万;广西话3.7万及华北话3.1万。此处的华北话主要是指来自中国华北的沙巴华族。

在整个东南亚,只有沙巴有来自华北的集体性移民,他们的聚居区也称为山东村。

就包括华语在内的分类则是使用华语者占59.1%(约451万人),使用英语者占5.3%(约40万人);其他方言群使用者占比则相对下降到广府话15%,闽南话12.9%;客家话6.2%;潮州话1.3%;福州话0.2%;海南0.08%及其他0.02%。(数据准确性仅供参考)

入乡随俗

现今各方言群已多是混居。通常情况下,在闽南人占多数的南马与北马,其他方言群会入乡随俗地被闽南语化;而在中马,如雪隆与怡保一带,其他方言群也多会被广府语化。因此,籍贯与方言使用未必对称。

一般情况是,即便能保留籍贯方言,也较可能是“母语化”即跟随长辈的母语(方言)。当然,其中也会有母语与华语皆学者,差别主要在于程度(懂多少)。

当然,所谓“华语人”并不只说本人只懂或只说华语,而是说在不同场合用不同的语言,比方说在学校用华语,在朋友与亲属间也用华语或方言,这是大马华族的一个有趣现象。

自1970年代英校被马来语化后,绝大多数华族均选择把子女送入华校,至少也要读6年的华小。这6年已足以打下基本上足够用的基础。与此同时,1970年代以来华教人士也推动多讲华语少说方言运动,外加上中国的崛起与中文的实用性在上升,多讲华语已成了风气。

可以说,日益多的华族已是华语人,即便不是华校生,也或多或少懂得说华语。这是个大趋势。毕竟,来自中台的讯息,特别是中国的讯息量庞大,许多知识性或通俗文化(如电视剧,流行曲)也是中台制作,大马华族接触华语华文的频率只会日趋频密,这是大势所趋。

一个耐人寻思的现象是,马来语虽是国语与官方用语,可大马的华族与印族间很少使用马来语;只有在与马来族或华印族来往中才用上马来语。在国外,印尼或泰国,华裔或华人之间也常用印尼语或泰国语交谈。

多语混用中有主有辅

近年来不少受过较高教育水平的家庭也倾向于用英语沟通,甚至把英语当成第一语言(母语)。这当然与英语(功利)价值有关。

就华族的情况言,近20年来的趋势是,即便在家庭中使用英语,通常也不忽略华语或有可能是英语为主华语为辅,或华语为主英语为辅。

同理,在多语混用的华社,也较可能是多语混用中有主有辅。大体上言,年轻一代较有可能用华语与子女沟通,华语可说已成了华社华族的大众语,共通语。华族与中国人或台湾人可说沟通无障碍,这确是一项语言优势。华语能成为华社跨方言群的普通语,华教人士的贡献可说功不可没。

说起来像华社这种多语混用现象可说是独一无二的。在中国,北方多说普遍话,其他地区多是普通话与本地方言群两者并行而不会像大马这样多语多方言群并行。

新加坡本也是多方言群,可方言在新加坡已日趋没落;香港则是广府话与英语较盛行,大马则是多语争鸣,华语虽是日趋普遍,可不同地区依然看到不同方言“壮”志依然。

尽管对华语与不同方言的掌握程度不一,大体上可以说,日益多的华族已成连字号“华语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