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00公斤涨至1240令吉吃不起猪肉了

司马姨 2022/06/12

一涨再涨,史上最贵!今年内农场生猪价格已第7度涨价,目前飙涨至每百公斤1240令吉,令该行业相关业者及民众大感吃不消,若继续飙涨下去,人民恐吃不起猪肉!

据了解,生猪价格从1月10日的每百公斤760令吉,一路飙涨至如今的1240令吉,在短短5个月内暴涨了63%,不管是抓猪商、宰猪商、猪肉贩、消费者及猪肉相关熟食行业都连带受到影响。

《大都会》社区报记者走访蒲种山庄早市巴刹的猪肉档,发现购买猪肉的人潮不比从前,顾客在购买猪肉时都会忍不住向小贩抱怨价格昂贵。

蒲种山庄早市巴刹的猪肉档的人潮不比从前,小贩大叹生意大受影响。贵来贵卖猪肉贩喊苦

受访的猪肉贩表示,生猪价格调涨,他们只能贵来贵卖,却被顾客责怪他们一直涨价,小贩也是受害者,让他们感叹有苦难言。

他们指出,近期的销量已经下跌,因为他们已经减少进货,因为如果进太多货销售不出,他们只能自己承担亏本,或以低价交货给食肆业者。

他们也说,他们预计生猪价格将会继续飙升,如今已经有小贩因此而关闭,无法经营下去,逼得业者没有喘息的空间。

农场生猪价格在今年内已第7度涨价,每百公斤1240令吉,民众只能吃贵猪肉。李炳福:会否调涨23日再协调

雪隆屠业行公会会长李炳福向《大都会》社区报记者透露,吉隆坡的捉猪商、宰猪商代表和养猪业代表在星期四(9日)的对话会上达成协议,现阶段价格维持在5月29日的价格,即每百公斤1240令吉。

他表示,该价格将维持多久,日后会否再调涨,目前还是个未知数,惟相关单位将在6月23日再作出协调。

他指出,如今市场行情很淡,消费者的购买力减弱,猪肉价格太高昂,他们可以用其他代替品,鸡肉或鱼肉,或是减少分量,买少一些。

李炳福:希望政府设想对策解决猪肉价格暴涨的课题,并认为长久之计,就是让猪农有更多机会养猪,提高更多产量。

他解释,如今生猪价格不断飙涨,因为生猪的产量持续减少,早前疫情时猪农减少产量,但如今开放后熟食业恢复,需求量大增,而且进口猪肉价格也昂贵,本地生猪价格则「坐地起价」。

他说,目前大家都面对很大的挑战,有苦难言,生猪价格不断涨,但货源短缺,以致有价无市。猪肉贩也进退两难,面对货源少难买进,但也很难销售出去。

他指出,如今的价格对猪肉商、消费者来说都透不过气,只能谨慎购买及开销,如果再继续飙涨,很多餐饮业都会面对艰难困境。

生猪价格暴涨,连带烧肉价格也调涨,销量也大大减少。肉骨茶烧腊饭业者受牵连

李炳福表示,有些行业是难以有其他替代品取代,如肉骨茶、烧腊饭业者,他们还是以猪肉为主,这些行业就受到牵连和影响。

「猪肉价格暴涨后,政府部门似乎不闻不问,没与我们协调及安排对话。希望政府设想对策解决这项课题,我们认为长久之计,就是开放让猪农有更多机会养猪,就像以往各州属都设有养猪场。」

他希望,政府将空置的养猪场,让人民申请设立更多养猪场,与其荒废土地,不如提高更多生猪产量;随着产量提升,价格也能受到控制,还可以能出口至邻近的国家。

他指出,以往全马最大的生猪产量集中在中马,如今雪隆区的养猪场只在丹绒士拔一带,全马的生猪供应主要依靠霹雳及槟城,南马的产量并不多,只够供应当地,无法供应给吉隆坡市场。

何先生(70岁,猪肉贩) 何先生(70岁,猪肉贩): 我们也是受害者

「生猪价格暴涨,从年初的每百公斤逾700令吉涨至如今的逾1200令吉,我们也只能贵来贵卖。

最近经常遭顾客投诉价格昂贵,他们直骂我们涨价,但不是我们要涨价,我们根本赚得不多,这是本钱大利润少的行业,只能有苦自己知,我们也是受害者。

我售卖猪肉已30年了,如今生意骤减30%,进比较少货,否则卖不完亏本。以往每天可卖一只猪,但如今只能卖半只猪,如果当天卖不完,就会交货给餐饮业者,以便宜的价格卖给他们。

我认为生猪价格还会再涨,如今涨了快要一倍,逼得我们没有喘息的空间,有几个猪肉贩的朋友收档了,无法经营下去,因为需要以现金流来周转。」

余昌发(57岁,烧肉贩) 余昌发(57岁,烧肉贩): 逾30年来最贵

「生猪价格暴涨,烧肉的销量也直接受到影响,如今我的生意减少了一半,我只好进比较少货,每天可以卖多少就做多少,每天最多也只卖半只烧猪,顾客也买比较少了。

如果当天卖不完,我就会交货给食肆业者,我亏本卖给他们,一公斤亏10令吉,如果价格太贵,他们也不要拿货。

我卖了30多年的烧肉,这是最贵的一次,目前一公斤烧肉75令吉,去年杪一公斤60令吉,在短短数个月内涨了16令吉。如果之后生猪价格再涨得离谱,我可能减少开档天数,一天营业一天休息,因为若是没有生意,开档也没用,反而亏本。」

陈黎(36岁,家庭主妇) 陈黎(36岁,家庭主妇): 购买分量比以往少

「如今样样物品都涨价,虽然猪肉价格暴涨,但我们也不可能不吃猪肉,我一个星期会买两三次的猪肉,但我购买的分量比以往少了。因为家里有孩子,我们还是要煮食,餐桌上也少不了猪肉,虽然价格高昂,老百姓也被逼无奈接受。

农场的饲料、原材料都需要进口,本地员工也短缺,人民只能被逼吃贵肉。这股涨价潮也出现连锁效应,我希望政府能控制物价,但这谈何容易,其他国家面对涨价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