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5岁第一次赛马赢了700块,亲人离世让他警醒,王雷靠“福将”成新加坡带货一哥

司马姨 2022/06/13

2020年年初,疫情逐渐在全球蔓延。当所有人都被困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时候,王雷卖鱼的视频在互联网上爆炸式传播,他和网友“相爱相杀”的互怼式卖货,也让他成了反向带货的祖师爷。

一时间人们都认识了这个自称“林北”的新加坡“卖鱼佬”,而他直播间稀奇古怪的问题,也变成了网友们口中的热词:你的鱼可以一半用来吃,一半用来放生吗?你的手表为什么只有手没有表?三文鱼有几条纹?

类似的无厘头问题数不胜数,王雷也被这些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可谁想到网友就是喜欢看他焦头烂额飙脏话的样子。如今的王雷每天在直播间与网友们“激情对线”,他还习惯这种生活吗?

卖鱼哥

年少轻狂

王雷1960年出生在新加坡,从小不爱学习,小学五年级都没毕业就开始出门打工。对于没有学历的他来说,找不到正经的工作,就只能在餐馆之类的地方打零工,做一些端茶送水,帮忙卸货的活儿。每个月工资算起来最多也不到九百块。

新加坡

餐馆,茶座是最具市井气息的地方,每到双休日,店里就会坐满了来消遣的客人。当时的互联网还未兴起,电视也还没有普及。

餐馆众人的娱乐方式也极其有限。这个时候的赌马最受大众欢迎,通过电话下赌注,然后通过电话语音直播赛事情况。

15岁的王雷当时还在餐馆打零工。看着众人围着一个电话激动地面红耳赤,就满是好奇地问这是在干什么。食客看到店里熟悉的打工仔来问,就怂恿他赌一局。

新加坡马赛

一局20块,这对当时的王雷来说是一天的工钱。他很纠结,但是食客们很兴奋,告诉他如果赌赢了就发财了哦。他没抵住诱惑,就跟着赌了一次。可是凭着试试的心态,王雷押的马竟然跑到了第一,直接为他赚了700块。他特别开心,因为这大概是他一个月的工资,而且拿到这么多钱他只用了几分钟。

尝到甜头的王雷逐渐将赌马当成家常便饭,赌的时间久了也去玩麻将,扑克。反正只要可以赢钱的,他都要玩一玩,没多久就陷进去了。赚到的工资逐渐还不上他欠的赌债,他越欠越多。

赌得上头就出门找亲戚朋友借钱,坚信自己下一把一定能翻盘,时间久了,欠的钱还不上,见面也只会说下次一定还,亲戚朋友都不和他联系了。

赌瘾上身的王雷甚至用孩子的奶粉钱去赌了扑克,结果输个精光。就这样,那段时间里,王雷已经成为了职业赌徒。每天啥也不干,一醒来就去赌博。为了搞钱,他求得了妻子的原谅,发誓一定戒赌,结果转身又将两人的结婚戒指也卖掉……

亲人离世的警醒

直到王雷接到大哥的电话,告诉他,母亲不行了。他不相信,虽然他知道母亲在医院,但还是偷了家中柜子里的2000块去赌。

思量再三,他还是决定去医院看看母亲,可是打开钱包,2000块被自己输得只剩24块钱,连出租都打不起。于是他只能走着去医院,等他到医院的时候,母亲的遗体早都被盖上了白布。

没见到母亲最后一面,这或许是王雷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痛楚。

王雷

王雷此时才真切地感受到,他沉迷赌博的这些年到底都失去了什么,连母亲离世的最后一眼都没来得及看。亲人的离世,再加上巨额的赌债,王雷感觉生活的压力巨大,也再找不到重新生活的勇气,甚至想到了一死了之。

幸好,在妻子的劝说和家人的陪伴之下,他才慢慢戒除了赌瘾,开始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王雷决心戒赌之后,告诉当时工作的歌台台主,以后他的工资全都直接打到妻子的账户上,他手上不拿钱,自然就没法赌了。

王雷在娱乐圈

王雷在戒赌的过程中,唱台歌,演电影。短短几年,就演了二十多部电影。努力工作的他,也还了赌博时借的高利贷。

意外之喜

2020年初,疫情让各个行业的从业者停工甚至失业。王雷也是其中之一,为了避免人群聚集,所有唱台歌的活动都停止。

从2020年二月份到四月份,王雷都没有收到工作的邀约,整整75天没有任何收入,王雷很焦灼。

有天他开着车出门闲逛,碰到了同样苦受疫情折磨的渔夫。两人互相诉苦,渔夫告诉王雷,在停工之后,已经打捞上来的鱼没有销售渠道,再卖不出去就要坏了,家里的店都快要倒闭了。

王雷直播

王雷听了,心生一计。他告诉渔夫,虽然他不是很有名,但是可以帮着在网上卖卖鱼,可以试试。两人一拍即合,王雷回家告诉妻子这件事,没过几天他们就开始在Facebook上直播卖鱼,地点直接就放在了自己家,更有生活气息。

王雷想的只是能帮一把是一把,但是他没想到自己靠卖鱼能卖到那么火。

开播的第一晚,王雷忙着讲笑话吸引人潮,等人多了他就开始介绍鱼肉的产地、口感、品种。直播持续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

他匆忙数了一下,竟然有300多单。他很惊喜,没想到可以帮到渔夫这么多。但随之而来的手抄客户地址信息,让他和妻子忙到第二天凌晨五六点。

随着直播的次数越来越多,王雷的脾气也愈加火爆。倒不是因为货品上的压力,主要是因为直播间观众的问题太怪了。他卖鱼,忙着介绍鱼的种类,价格,本次购物的优惠多少,买到了怎么收货……结果看到有观众问,你的鱼可以买来放生吗?

王雷卖鱼

王雷看着保鲜袋里已经被抽真空的鱼,气笑了。他骂道,林北在给你讲鱼,你问林北鱼可不可以放生。

王雷虽然是新加坡人,但是他祖籍在福建漳州。所以他直播的时候讲的也是闽南话,而在闽南话里“林北”是你爹的意思,类似于陕西话中的老子。

再加上王雷略带闽南风味的普通话,瞬间就引爆了直播,甚至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在以指数形式上涨,最多观看人数一度达到了两万。于是当晚的订单也暴增到了一千多单,这次王雷一家三口一起抄客户要求和地址,又抄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一点。

天降福将:朱振亿

在上次的订单火爆之后,王雷接到了渔夫打来的感谢电话,电话里渔夫说,王雷你竟然比超市里卖的(订单)都多。就是这一句话让王雷决定继续直播卖鱼。

王雷一直坚持的原则是,直播间的观众不管问什么问题他都会回复。因为他觉得他就是做这个的,要帮大家解决和购物有关的疑惑,自然是应该的。

王雷和朱振亿

也许是这种原则性,让观众们的发言逐渐在无厘头和离谱的路上越走越远。直到一个ID名为“朱振亿”的人,来到直播间。那天的直播王雷在卖鸡翅膀,朱振亿就问“有鱼翅膀卖吗?”王雷无语了,扶额直呼头疼,粗话也随之脱口而出,谁知道越骂看得人越多。

王雷卖完了鸡翅膀,又换了鱼来卖,朱振亿继续发问“你的鱼是公的还是母的?”“你的鱼几岁了?买来可以放生吗?”

这种无厘头的三连问引来了直播观众的一阵狂欢,所有人都笑得停不下来。王雷则是被气到无语的样子,60岁的脸皱成一团。气消了又继续起来和朱振亿“对线”。

朱振亿几次无厘头的发言把直播间的人气拉到了高潮,最多同时有三万多人在观看直播。订单的量也只增不减,但是王雷的妻子觉得直播毕竟是个公共区域,那样骂人不好。于是王雷决定不再爆粗口,但是在不爆粗的两周里,直播观看人数呈现断崖式下跌。

王雷直播

王雷想明白了,大家都闷在家里,需要发泄,观众们喜欢看的,也正是他最真实的样子。于是继续按照以前的方式直播卖鱼,什么问题都回答,包括和朱振亿积极“对线”。到了第四五周的时候,最多有6万人在线观看,王雷从来没有那么兴奋过,他没想到自己60岁了还能吸引这么多人的眼光。

直到有福建的观众告诉王雷,他的视频被搬运到了互联网上,网民们都很喜欢他,叫他卖鱼哥。王雷才知道,自己真的火了。

技术更迭让订单猛增

虽说直播的知名度打响了,订单也暴涨了。但随着订单量上涨的还有客户信息,王雷看着几千条订单,不知道还要熬夜写多久。幸运的是,王雷的侄子是程序员,设计出了对应的系统。让观众在下单之后填写的地址信息,可以查看,也可以直接连接到电脑导出。

这个系统让王雷不再忧心熬夜抄写的问题,而是专心投入直播卖货。王雷的儿子还为直播卖货设计出了线上购物网页,让用户可以直接用手机就可以实现下单,转账等一系列操作。

王雷夸张图片

这个购物系统和网页上线之后,每天可以定时同步售卖货物的清单,不仅节省了王雷的时间,也节省了用户的时间,直播卖货的销量又上了一个台阶。

去年9月份,王雷注册了自己的“卖鱼哥”商标,然后开始成立起了公司,准备正式通过直播卖货打响名头。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提到的朱振亿,也加入了王雷的公司,成为了王雷手下的一名员工。

王雷的初心

在朱振亿的加成下,王雷变成了现象级带货主播。但是在王雷成名之后,越来越多的观众涌进了王雷的直播间。但却不是来买货的,而是受了朱振亿的影响,觉得只要发言够奇葩就可以博得人们的关注。导致王雷在直播卖货中偶尔生气不已,屡屡落泪,并让直播间的人不要再说与直播无关的话题。

王雷直播间

但部分观众并不买账,也有的网友隔着网络安慰。

王雷每天的直播间都充满了市井气,偶尔也会有玩笑过度的场景,惹人生厌。但王雷看的很开,他说既然大家都需要发泄,也喜欢看我这样,那就继续做下去咯。

不可否认,现在的王雷已经是东南亚带货一哥了,他的人气和流量让人羡慕,当然这都是他辛苦换来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