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中国男子分享新加坡监狱的“体验”:24小时亮着的灯,没有床和枕头

司马姨 2022/05/23

有些地方,我们一辈子不会踏足,有些经历,我们从未沾及,有些体验,只存在于我们想象之中。 但是对于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经历和体验,我们又充满了好奇,就比如说新加坡的监狱。

在疫情横行的这一年,很多国家都因为监狱里的疫情焦头烂额。

监狱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高风险场所,不能保持社交距离、缺乏清洁用品持续供应、缺乏得当预防措施等都是不可避免的风险因素。

以美国为例,全美目前有850多所监狱和关押设施暴发新冠疫情。美国监狱人口感染率是普通民众的3倍,死亡率是普通民众的2倍;至少27.5万名在押人员感染新冠病毒,1700多人死亡。

此外,在很多国家,监狱都成了病毒爆发的集中地。

新加坡的监狱却将疫情控制的很好,迄今为止只有五例感染病例,其中四例为2020年入狱的囚犯,还有一名是在监狱工作的第三方医疗机构的护士。除此之外,新加坡监狱并未造成大规模感染。

疫情之下,新加坡的监狱生活是什么样的?

今天,小马带你一探究竟。

01. 

新加坡监狱概况

新加坡最早的监狱可追溯至1825年,200个印度罪犯被流放到这里,当时关押在勿拉士巴沙路(Bras Brasah Road)和斯坦福路(Stamfor Road)交界一带建在沼泽地上的小房子,其生活条件远不能跟现在的监狱相比。

1847年,新加坡第一个正式的监狱由囚犯在珍珠山建成。1882年扩建成欧南监狱(Outram Prison),直至1968年因住房建设发展需要而被拆除。

“海外流放”刑罚也在1873年停止使用,新的监狱制度被引进。随后,新加坡监狱制度随着世界(特别是英联邦国家)的刑罚理论的发展而发展。

1946年,新加坡监狱署制度化为一个部门。目前新加坡的监狱和戒毒所共有14处,都归属于新加坡监狱署统一管理。

其中最重要的是建于1936年的樟宜监狱,这是英国人在新加坡建的最后一间监狱。当时,樟宜监狱是新加坡模范监狱,除了在二战时间曾被用来关押战俘外,一直承担着新加坡罪犯关押改造的机能。

为了合并监狱局分布在全岛各处的中高级保安设施,新加坡在2000年将樟宜监狱拆除,在原址上重建高标准的樟宜监狱中心,重建时将关押在樟宜监狱的罪犯移到了1994年启用的丹那美拉监狱和樟宜女子监狱。

根据2017年公布的数据,樟宜监狱关押着23000名囚犯,是整个新加坡监狱系统的核心所在,关押的一般都是“重案要案”犯罪分子。

关于新加坡监狱生活的描述,第一个因触犯国外法律而被判刑的中国在国外挂牌的上市公司总裁——陈久霖有话要说。

陈久霖是中航油前总裁,风光一时的“打工皇帝”,也是震惊中外的“中航油事件”主角。2005年,陈久霖因高达5.5亿美元的巨亏被新加坡法院判处入狱4年零3个月。

2009年1月21日中午,从新加坡出狱第二天的陈久霖在武汉接受了《鄂商》的宴请,在宴会上透露了许多新加坡监狱生活的细节……

他提到,在新加坡,监狱对犯人的管理是十分严格的。不仅工作(劳动) 要听话,日常的生活条件也很艰苦。大家可能不能想象,在新加坡那样一个高度文明发达的国家,监狱里只能睡水泥地,最多就是铺条草席,而且没有枕头。

如果不听话或者有任何违抗,就要被关在一间只有一个人容身的小房子里“面壁思过”,如果被关进去几天,任何人都会心理崩溃。

他自称在监狱里属于“蓝领囚犯”,衣服上的小牌子标注的是“知名人士”,但似乎监狱对他的管理更加严格。他妻子和朋友写的信,一般要45天才能到达他手上,在那之前要经过狱警、副监狱长、监狱长的层层检查。

2014年,陈久霖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的时候,说他在新加坡监狱中看到很多人自杀,虽然他自己没受过“皮肉之苦”,但有看到其他囚犯被打。

针对陈久霖在凤凰卫视专访中的发言,时任新加坡驻香港总领事傅光燊回应:陈久霖对新加坡监狱的指责完全是假的,没有根据。

新加坡监狱署在回应媒体询问时也表示:新加坡的监禁制度是严格的,非常强调纪律,非常公平地对待所有囚犯。

那真相到底如何,不妨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和曾经的囚犯回忆来还原一下新加坡的监狱生活。

先从监狱环境说起,樟宜监狱的牢房面积11平米左右,每间牢房住3到4个犯人。当然也有集体的大开间,可以容纳4到18个人。

樟宜监狱也有单人间,面积是5.04平方米,但只有被判处2年监禁以上的重犯才可以“享受”。此外,要进单间,还必须在监狱里表现良好或者获得过减刑。

监狱的住宿条件很差,差到根本没有床,犯人只能睡在地板上。监狱只提供一张草席和一条毛毯,连枕头都不会提供,而且房间24小时亮灯且24小时监控。

樟宜监狱的厕所就在每间牢房里面,大概只有半人高的墙隔断,基本毫无隐私可言,个人问题全部都要当着牢友的面解决。淋浴也被安排在牢房内进行而且时间固定。

樟宜监狱里也没有空调和电扇。在新加坡全年30度的天气里面,没有空调电扇,茅房就在自己的草垫旁,通风差,阴冷潮湿的环境里面生活……这样的环境大概真的是可以让人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过错。

在监狱里,男女犯人都有规定的着装,服饰统一,而且女犯人必须剪短发。

犯人“初进宫”的时候可以领取一些必备用品,主要包括:塑料盒、塑料饮水杯、塑料盆、牙刷、牙膏、卫生纸、塑料勺、小毛巾、草席、毯子等。

每日三餐的配置,则基本上就是:

早饭:四片面包加黄油、火腿+咖啡/茶

晚饭/午饭:水煮蛋+米饭/面包+胡萝卜;鸡肉+蔬菜+肉汤+米饭/面包

2020年5月,来自中国的张先生因违反Covid-19相关防疫条令,被判处10天拘留。

庭审后,他被暂时收押,之后转移到监狱。

在转移到监狱之前,一位警官命令他脱掉所有衣物,举起双手,张大嘴巴,伸出舌头,确认身上没有私藏任何东西。手机、钱包和贴身衣物全部被收走,扔进一个大纸袋。给他留的仅剩一件长袖衬衫,一条长裤,和没有鞋垫的靴子。之后,他的手和脚也都被铐上。

到达监狱后,他被押到柜台前,办理类似注册的手续,再一次进行裸身搜查。还换上统一的黄色T恤和蓝色短裤,还领到一个杯子,一支牙刷,一根笔,一个本子。

可能是出于担心疫情传播的原因,他被单独监禁。24小时亮着的灯,牢里没有风扇,没有床和枕头。仅提供的是一张草席,一条毛毯,只有晚上睡觉才可以使用。取餐口是牢房里唯一一处看得到外面的地方。

因为曾有囚犯特意健身增肌,恶意殴打送餐人员和检查人员,狱中也不允许有任何锻炼的行为。

捱过度日如年的十天,出狱的时候,他重新认识到了自由的可贵。

在严刑峻法的新加坡,真的不要动什么违法的心思。

02. 

监狱里的“高科技”

虽然新加坡监狱里的生活环境着实算不上好。但近年来,新加坡监狱署却正在逐渐将新加坡监狱打造成“高科技监狱”。

在监狱管理方面,监狱署不断应用前沿科技成果,以提升监狱工作自动化水平和监狱管理效率。如今,新加坡监狱署正以“无守卫监狱”为目标向前迈进。

在新加坡的监狱里,主要应用了这两项本质上都是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高科技:

1、人脸识别技术

人脸识别技术,是基于人的面部特征信息进行身份识别的一种生物识别技术。

据报道,新加坡政府大力发展并应用人脸识别技术,计划在全国10万余个灯柱上安装摄像头和传感器,以帮助有关机构分析人群流动状况和支持反恐行动。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监狱管理,也起到了分析作用。

“我们能从传感器和闭路电视获取数据,经过统计运算,能够对数据进行融合分析,这能帮助管理人员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件。”

新加坡监狱署于2018年起开始测试一套自动集成检查系统,这套系统可用于服刑人员集合点名和各种人数统计。

该系统利用人脸识别技术,通过设在监房内的摄像头捕捉服刑人员的面部信息,并将信息与数据库的记录进行匹配认证,从而检查监狱内的服刑人员情况。

在采用这套新系统前,狱警必须依靠人工来清点检查服刑人员人数,时间长达30分钟,而且每天要进行好几次。在该系统的帮助下,狱警10分钟内便可完成这项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只有系统发现服刑人员人数出现异样时,狱警才须核实服刑人员人数。

另外,人脸识别技术还能通过对服刑人员的面部表情进行分析,检测服刑人员的情绪,从而预测可能发生的非正常行为。

“例如,一些服刑人员和家人见面后,会产生沮丧情绪。另外,他们平时也会有异常的情绪和行为,我们可通过系统捕捉这些信号,以更好地关注他们,为他们提供帮助、解决问题。”

好家伙,不仅能认人,还能判断人的心情,实在是高。

2、智能视频分析

在监狱里,服刑人员打架斗殴事件时有发生,不仅威胁服刑人员的人身安全,还破坏监狱管理秩序。2018年,“阿凡达”人类行为侦测系统在新加坡樟宜监狱接受测试,该系统能帮助狱警及时发现服刑人员的打架斗殴行为。

该系统以智能视频分析为基础,利用牢房里的摄像头,捕捉服刑人员的动作,再通过算法,分析其动作是否具有“侵略性”和不规律性。

“阿凡达”人类行为侦测系统在技术官和工程师的“教导”下,学会了什么叫“侵略”。一旦捕捉到冲突行为,该系统将自动发出警报,狱警可迅速赶往现场处理问题,避免情况恶化。这一切都不需要狱警紧盯监控,智能视频分析系统就是狱警的“眼睛”。

此外,该系统还能检测是否有服刑人员前往禁止进入的区域,记录服刑人员间日常互动状况,如服刑人员经常与谁交流,从而帮助狱警掌握服刑人员乃至整个监狱的动态。

2017年4月,新加坡监狱署对外详细介绍“无守卫监狱”的运营理念,并表示科技是实现这一理念的重要因素。目前,新加坡监狱署已在樟宜监狱试行多项科技,人脸识别技术、智能视频分析等只是这些科技中的一部分。

“无守卫监狱”的运营理念并非指监狱内无需狱警,而是让科技承担狱警的部分职责,减轻狱警的工作负担,使狱警能拥有更多时间从事改造服刑人员等工作,从而优化监狱内部的资源配置,有效应对未来监狱管理人员短缺的问题。

03. 

从监狱到社会

在很多国家,监狱里的犯人出来后,由于有案底,找不到什么好出路谋生,这也是刑满释放的服刑人员再犯罪的主要原因之一。新加坡政府在这一点上考虑的可谓非常周到。

樟宜监狱建立的Care Network帮助犯罪分子重返社会。根据2015年新加坡政府发布的数据,16%的犯罪分子会在出狱前提前找到工作。

为了改造他们的人生,新加坡监狱提供了很多方面的服务。

首先,服刑也不耽误考试和学技能。

新加坡监狱在2000年开设了监狱学校(KBC),为囚犯提供受教育机会。监狱学校的设施和管理,跟普通学校差不多,不仅文理兼备,还可以使用网上学习资料。

在监狱学校里,犯人可以在教室里上课,可以使用监狱图书馆,还可以参加新加坡国家级水准考试。

2018年底,新加坡监狱署与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联合为服刑人员开办首个商务实践文凭课程,课程的主要内容为国际供应链管理,由义安理工学院讲师授课,就读该课程的服刑人员在刑满释放后可继续在义安理工学院修完课程。

新加坡监狱署计划未来将提供更多类似的课程,帮助服刑人员在刑满释放后更好地重建生活、融入社会。

其次,出狱后就业有企业和社区支持。

“黄丝带计划”是新加坡内政部2004年推出的一项监狱管理措施,旨在鼓励全社会支持和协助曾经坐过牢的囚犯重返社会,为这些改造后的罪犯及其家庭重新开始生活创造一个平稳的社会平台。

该计划的目标是3A,即推广为囚犯提供重新做人的社会认知(Awareness)、鼓励社会接纳曾经的囚犯及其家庭(Acceptance)、提倡以实际行动支持囚犯重返社会(Action)。

所谓囚犯改造,单靠监狱内的改造是不够的,重要的是社会的支持和接纳;每个囚犯都面临两所监狱,他们需要在全社会共同参与下真正走向自由。

正是基于这一理念,“黄丝带计划”以组织社区和家庭活动方式为主,同时配合国家和社会重大场合,积极鼓励囚犯与社会之间进行沟通和互动,达到以亲情感动人、以真诚规劝人、以真情唤醒人的目的。

如今,“黄丝带计划”的精神和宗旨广为民众接受认可,社会参与程度不断加深。2004年至2008年间,参与该计划活动的人数达30万人,近千家企业或公司注册加入了该计划中协助囚犯重新就业的活动,每次活动募集的基金已累计达500万新币。

新加坡政府还将每年10月2日定为“黄丝带佩戴日”,来宣示对刑满释放人员重返社会的支持。

今年2月4日,新加坡监狱署公布2020年全年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在1万2668名罪犯当中有3426人参与社区改造,较2019年增加了1011人,是自1985年来最多人参与的一年,完成率也超过90%。

面对冠病疫情,囚犯在出狱前通过黄丝带新加坡找到工作的人数达93%,虽说比起2018年和2019年的96%下跌了3个百分点,但也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这样了解下来,新加坡的监狱生活跟你想象的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你还知道什么新加坡监狱的“内幕”吗?

欢迎在留言区和我们分享。

⊙文章版权归「SingPlus新加坡直通车」所有,盗用将承担法律责任,转载请联系后台。

资料来源:

1. 联合早报:要恢复国际旅行 各国须有系统核实冠病检验和疫苗

2. 南方法治报:新加坡的监狱里,用了哪些高科技?

3. 谢青霞:从监狱到社区

4. 新加坡文献馆:陈久霖谈新加坡狱中生活

5. 南洋理工小助手:在新加坡监狱里度日如年的十天

6. 南洋视界:新加坡:陈久霖对新加坡监狱的指控“完全是假的”

7. 青年参考:再犯罪率低 新加坡全民参与改造囚犯——参观新加坡监狱侧记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