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花蝴蝶”收入曝光:看看她们如何做到月入30000新币?

Mrs.Z 2022/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名熟知内情的陪酒女郎露西(化名)透露,位于乌节路及惹兰苏丹一带的夜店都是本地出名的“越南场”,每晚至少有数十名越南陪酒女郎出没。

露西说,女郎们平日会与多个夜店领班保持联系,并通过她们的介绍来到夜店工作,提供的服务分为跑台和坐台两种。 

400家转型经营餐饮业的夜店勒令停业2星期!

本地KTV感染群确诊人数至今已扩大到120人,为遏制病毒传播,400多家转型经营餐饮业的夜店即日起必须暂停营业两个星期。

一家卡拉OK业者表示去年底积极转型,至今还有一家门店经营餐饮生意,业者说新措施来得突然,自己完全没有准备,但是可以理解目前的情况。

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在有一定限制疫措施的情况下,重新得以开放,给社会大众提供一个安全的、合法的娱乐消遣场所。

KTV感染群爆发,也引起了大众对于本地娱乐场所挂羊肉买狗肉乱象的关注!

要说KTV的乱象,我们要从该感染群首个病例--越南籍女子说起。

首个被确诊的越南籍女子目前仍在被隔离,她因为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而到诊所求医,确诊后按照常理,卫生部开始追查她的行动轨迹,这一查不要紧,竟然发现她过去一段时间经常光顾多家KTV和夜总会。 

按理来说,去KTV和夜总会也是正常,但是她这么频繁的关注,甚至一晚上穿梭在好几家店铺之间,引起了调查员的关注,怀疑她非法工作。

根据移民与关卡局的调查,这名越南籍女子是在新加坡籍的男朋友担保下,在今年2月份通过“家庭关系通道”入境新加坡的,类似探访证只批给通过家庭关系申请。

这个选项于2020年10月推出,以便让那些因为疫情而长期分开的新加坡人,能和他们的外籍伴侣团聚。当时,当局收到许多有个这方面的要求然而,随着边境管制措施不断变化,且作为该局定期审查入境申请和程序的一部分,这个“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的男友/女友”的选项,已经在今年3月被取消。

需要注意的是,持有此类准证入境是不被允许工作的。

很明显,这名越南籍女子涉嫌非法工作,从而引出了一系列本地某些娱乐场所的乱象。

花蝴蝶

KTV和夜总会的陪酒小姐俗称“花蝴蝶”。

她们通过同男性顾客喝酒、与他们有亲密的互动赚取一笔为数相当可观的“坐台费”或“小费”。

“因为喝酒嘛,总会搂搂抱抱,有很亲密的接触。”--有业内人士如是说。

因为疫情,留在本地的“花蝴蝶”人数有限,因此她们的小费从100元起跳。此外,她们还会到处“飞”串场!

消费100元起跳,包间还有最低消费,酒类的价格也是从98元起。

“她们可以从这个房间跑到另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拿100元,那她从下午2点到傍晚6点跑五个房间就有500元。傍晚6点到晚上10又跑五个房间一天就1000元,一个月就三万。”

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

然而,“花蝴蝶”在“飞”的同时,也会快速传播病毒。

毫无疑问的是,这样的跑法,“花蝴蝶”会接触到很多人。其中一人感染病毒,就会散播的非常快。

执法人员很难去查证夜总会是不是遵守规定。

因为虽然规定每个包厢不得超过5人,但是当执法人员上门时,‘花蝴蝶’已经飞走了。

另外,很多到访这种场所的人不会使用‘合力追踪’,所以追踪起来应该会比较难。

相关部门也将对持入境证件或社交探访准证到新加坡,却私下当陪酒女郎的入境者采取行动。

最近,警方展开全岛扫荡行动,取缔转型KTV酒廊内的非法犯罪活动,共有29名女子被捕,其中十人将被驱逐出境。

警方共扫荡27家转型经营餐饮业的KTV酒廊,对281人进行搜查。被逮捕的女子持不同国籍,她们因为触犯妇女宪章、移民法令和雇佣外来人力法令而被捕。

她们当中有十名年龄介于21至34岁的女子,已被移民与关卡局认定为“不受欢迎入境者”,她们的短期探访证和工作证已被撤销,并将被遣送出境,且禁止再入境新加坡。

这些女子是其中三家转型KTV酒廊的陪酒女郎,而其中一人据称还在另一家最近被勒令关闭以进行深度清洁和消毒的KTV酒廊,与顾客交际接触,简直枉顾自身和他人的安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