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小商人”郭鹤年:我一生坚信,忙碌是一种治疗

远方传来风笛 2023/01/19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我开始经营那一刻开始,我就像一条变色龙似得,随着环境改变自己,适应不同的状况。”

——郭鹤年

1973年4月,50岁的马来西亚籍商人郭鹤年与两位神秘来客——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的高级干部濮今心和林中鸣,约在香港浅水湾宝华大厦碰面。

“他们一坐下来就讲国家现在很紧张,缺糖,同时也缺钱,需要从海外购入30万吨糖。”郭鹤年回忆道。

当时的中国大陆物资严重匮乏,很多大宗农产品需要依赖进口,食糖就是一例。新中国成立初期,亟需花小钱办大事,求助于郭鹤年,正是希望这位在高峰时期控制全球1/20砂糖的“亚洲糖王”能够出手相助。

当时国际市场上糖的年交易量只有1000万吨左右,主要出口国是巴西。30万吨之巨,即便对当时已是世界顶尖食糖贸易商的郭鹤年来说也是“天一样的数字”。而且如此大批量购买,行情若被泄露,势必震动国际市场。

郭鹤年预估糖价可能会上涨20%-25%,“一个食品要跳涨成那样是很凶的。”

恰逢两三周后日内瓦有个国际糖业会议,平时很少出席这类活动的郭鹤年于是决定派人去巴西买糖,自己则特意报名这个会议巧施障眼法。

“我在日内瓦的时候,英国商人朋友对我说,最近巴西出现了没有见过的日本人,天天在糖区进进出出,好像有大事要发生。”郭鹤年知道英国人说的“日本人”,就是自己派去的同事,但表面仍装作完全不知情。

郭鹤年(左)与当年买糖的助手

巴西的同事紧锣密鼓签订采购合同,郭鹤年则大量购入欧美市场白糖期货。

三天后,巴西合约敲定,中国采购消息流出,全球原糖价格闻声暴涨,郭鹤年也将手里的期货抛出。

“市场一直涨,一开始涨我就脱手期货了,一路走一路卖。”

郭鹤年在伦敦交易所积累的十多年期货经验,彼时大派用场。经此一役,郭鹤年最终将500万美元的期货利润,连同30万吨糖,一起交给中国。

1973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是-8100万美元,这500万美金的利润,对当时的中国来说毋庸置疑是雪中送炭。

“如果我的公司也加入其中,肯定可以挣钱。”郭鹤年说,“但我不能那么做,这是对中国的不忠。我的原则是,即使一个普通的生意,答应了,就不该跑两匹马。”

▌“除非你能奋力爬到岩礁顶部,否则便有被淹没的危险。”

——郭鹤年

“郭鹤年从小接受英国殖民地的精英教育,至1941年12月日本轰炸新加坡被迫中断。幸亏他拥有天赋惊人的记忆力、观察和分析能力,加上敏锐的直觉、广泛的兴趣和对事物的强烈好奇心,驱使他自己努力地吸收知识和学问……”

这是侄女郭雯光对他的评价。

郭鹤年坦言不喜欢“大王”这个词,“这是虚名,我们就是一介小商人。”

至今以“小商人”自居的郭鹤年,在漫长和丰盛的商业生涯中一直保持低调、尽可能避开外界的注目,但他成就了跨时代、跨行业、跨国界的一代商业传奇:

从小就精于算术的郭鹤年,30多岁成为亚洲糖王,掌握全球超过5%的食糖生意,产业包括香格里拉、嘉里物流、嘉里建设、联邦物流等;旗下以“金龙鱼”著称的益海嘉里,每年在中国的营收超过2000亿之巨;郭氏家族在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香港拥有9家上市公司……

从上世纪90年代始,郭鹤年的名字就一直高居各大富豪榜前列,但了解其实力的人透露,这些榜单都远远低估了他的实际财力。

70年的基业畅旺,也让他被评价为:永远不会破产的巨人。

2022年6月9日,福布斯发布了2022年马来西亚富豪榜。即使郭鹤年的财富减少了10%至1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40亿元),这位98岁的商业大亨仍然是马来西亚首富,并且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坐了22年。

凭着制糖业赚到第一桶金后,他展开多元化经营,涉足工业、航运、矿产、地产、商贸、航运、酒店、证券、传媒、影视等领域,构建起一个庞大而多元的商业帝国。

回望这部商业帝国建造史,我们发现郭鹤年总是能敏锐地捕捉到不同时期的经济增长热点。几乎每一个10年,他都会进军一个新的领域。

2012年,89岁的郭鹤年在央视年度经济人物颁奖盛典中致辞时说道:

“第一,无论做什么事业,一定要FOCUS,不要东想西想。找到好的项目要抓得很紧,要把他干到成功。

第二,要有耐心,邓小平先生说过我们要像‘不倒翁’,打倒了又站起来,做生意也是这样的。

第三,成功之后、赚到钱后要特别小心。在我本人的经验,成功也是失败之母。

最后,如果赚到钱要回报给社会一部分,越多越好!”

这些话尤其放在当下,闻者都会受用。

青年郭鹤年

闽商家庭,子承父业

“我遗传了父亲的公关技巧,如鱼得水”

1923年10月6日,祖籍福建的郭鹤年出生在马来西亚新山市的一个华商家庭。他在马来西亚极负盛名的新山英文书院打下英文底子,又在马来西亚著名的华文学校宽柔中学系统地接受了华文教育。

因为懂得多种语言及拥有多元文化,所以后来的郭鹤年能通行无阻地游走于世界各地并把业务开遍全球。

不懂英文的父亲,让说英文的员工给郭鹤年取名苏格兰国王之名:罗伯特,此后,Robert Kuok便一直被郭鹤年沿用。

郭鹤年的父亲郭钦鉴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福建多出侨胞,十几岁时,郭钦鉴也随着其他人到了马来西亚谋生。郭钦鉴极富商业头脑,没过几年就拿攒下的钱开了家公司——东升公司,以经营大米、大豆和白糖为主要业务。

1941年5月,郭鹤年进入另一所名校新加坡莱佛士学院深造。在那里,他与马来西亚两位总理拉扎克和侯赛因·奥恩成了校友,当时的他看着同窗的李光耀如何“想赢得每个争论”,“身上散发些许优越感”。

毕业之后,郭鹤年继承家业,做起了米粮油生意。但继承家业并不是他的目标,打造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才是他的雄心:

“我专注于赚钱,但渴望追求的并不是钱本身,而是希望从汇聚造王者和决策者的商业世界中崛起,并且登上云端。”

1947年,24岁的郭鹤年只身赴往新加坡,以10万令吉为资本创立了他的第一家公司——力务克公司,主营杂货、米面、船务经纪及胶粘剂制造等业务。

翌年,郭父逝世后,他返回新山,并于1949年2月23日,联合家族成员注册成立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4月1日正式开始营业。郭氏兄弟集团与新中国同龄,注定了他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由于郭鹤年才识出众,加上拥有创业经验,26岁的郭鹤年被推举为公司董事主席。八年后,马来西亚独立。

这8年,是郭鹤年蓄势待发的关键阶段。

自1953年起,郭氏兄弟公司便成为马来西亚政府在新加坡的大米经销商。

“作为一条小鱼,新加坡对我来说是个大湖”。

公司一开始就专注现货商品市场:如米、粮和面粉,在郭氏兄弟公司的首十年里,所经营的业务就是围绕这三样进行简单的交易。

郭鹤年刚开始创立公司时,走的并非一帆风顺。

创业公司最难的是获取银行贷款,年轻的郭鹤年也不例外。他直言这是自己“创业中遇到的最大挑战”。1949年在殖民主义统治下的英属马来亚,英资银行对于贷款给华人采取极度谨慎的态度。

“英资银行家宁愿贷款给拾荒的白种人,也不考虑贷款给正当的本地商人。肤色决定一切。”郭鹤年不时遭遇类似的殖民主义白眼。

直到潮州人陈弼臣创立的盘谷银行出现。陈弼臣说有空会安排去郭鹤年的公司看看。“我当时认为这只不过是客套话。”但三四天后,陈弼臣便与两个助理上门了。

“他不是坐在豪华办公室里等人上门拜访,而是亲临每间店铺巡查视察,从而亲自观察和感受每家店的经营状况,细微至店内桌子的摆放,感受办公室的干劲和气氛。”

“看店铺,不光看它的规模大小。当你走进一间办公室,你就会有一种直觉,一种感应,知道那家公司是如何经营、前景怎样。这种感觉很抽象。你能在空气中感觉到什么吗?这家公司是充满能量呢,还是呆板、颓废甚至垂死待亡?”

这或许就是磨砺感官后的一种“商业直觉”,看似抽象感性,实则是一个复杂庞大的企业组织有序运行结果的自然而然。

陈弼臣对店内一切都很满意,随即便回答要给郭鹤年提供1000万元信用担保,还要再给郭鹤年一半担保额份的银行承兑信用证,也就是500万元。有了这些“信用证”,就可以预先提货。

“对、对、对!他做事就这么干脆利落。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时的情景。一位杰出的银行家对我表示充分的信任。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商人来说,能获得这样的出手相助着实重要。”

调研时往细处嗅,下决定时决不犹豫寡断。

1949年郭氏集团成立。图片来自香格里拉酒店官网

“亚洲糖王”炼成

“价格变动大的商品才能赚取巨利”

1950年中期,郭鹤年洞悉,米作为主食,价格波动较小,只能赚取微利,而且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很低。

“作为贸易商,只有价格变动大的商品才能让你从中赚取巨利”。

二战后物资紧缺,当时郭鹤年被迫暂别马来西亚,侨居英国。在英国伦敦考察时他发现,相较公司主营的大米,食糖更有利可图,于是将食糖纳入公司业务。

“糖不是主食,价格可以由一磅3分钱涨到60分钱。在许多产品中,糖又是不可或缺的原料。因此,我把糖称为‘最廉价的必需奢侈品’。当糖短缺时,价格甚至可以涨至如黄金钻石般贵重。”

在侨居他乡的几年里,他仔细考察了伦敦商品交易所的运作方式。当时的伦敦交易所以西方交易员为主,华人要融入其圈子很不容易。郭鹤年甚至仔细揣摩交易员的每个动作,包括接打电话时的语气,趁此研究企业经营之道与国际贸易知识。

1957年马来西亚脱离英国宣布独立,英国传统经济势力消退。

郭鹤年认为,马来西亚的消费品市场,将会出现真空,而且当时马来西亚并没有炼糖厂。

看到机会的郭鹤年,于1959年与联邦土地发展局合资,在槟城创办马来西亚炼糖厂。

他从泰国购入粗糖,在自家糖厂加工后,运销至各地,并在马来西亚迅速建立销售网,不到五年的时间就形成了形成“原料——加工——销售”的“一体化经营”体制,使马来西亚迈出了糖业自给的第一步。

“从1960年起,我每年去伦敦一两趟,有时从伦敦再飞纽约。如果我要经营糖厂,就需要知道如何管理原糖成本,于是我开始摸索和学习做期糖生意。”

此外,郭鹤年也从古巴进口蔗糖,转卖到东南亚国家。并通过香港的商品经纪公司,将糖销往中国。经过数年后,郭鹤年已控制马来西亚蔗糖业,并获得丰厚利润。

1964年的12月的一天,伦敦某晚报称郭鹤年为“东方糖王”,这个称号从那时起流传开去。

1970年,他敏锐地觉察到世界糖价有上升的趋势,大胆决策果断打进国际糖市,以东南亚为主要基地,把经营战线延伸向欧美,如从古巴购糖转手销给印尼,从泰国进口原糖提炼后,通过香港经纪人之手转卖给中国,他赶在世界糖价上涨之前收购了大批原糖,并积极投资糖的期货交易。

“做每一种生意都有危险,怕就走开,如果有更好机会不是问题,可把握第二次,但如果每一次胆量太小,永远是穷人。你不能在大家买入时跟着买,也不能待大家都抛售时才出货。你必须比别人走快两三步,快一步都还不够。”

上世纪70年代糖价达到巅峰。图片来源:长江证券

事实证明了他超前的商业眼光:到了1973年,受到全球石油危机影响,因运输困难,全球糖价暴涨四五倍;1979年的石油危机还碰上了多国糖料收成欠佳,加上巴西开始实施酒精能源计划,大量糖产能被分流至酒精的生产,供给不足再次推高糖价。

整个20世纪70年代,郭氏家族集团企业的糖业贸易从马来西亚扩展至英国、美国、香港、中国等国家和地区。通过低买高卖、抽取佣金等方式,在纽约、伦敦等地进行期货交易,取得了巨额利润。

在马来西亚的糖业市场上,郭氏企业则足足占到了80%以上的份额。在国际市场上每年上市的1600万吨糖中,郭氏企业集团控制了10%左右。

“甜蜜的事业”开启了郭鹤年商业帝国的大门,为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危中入市,成功拓展中国市场

“回到1960和1970年代,海洋里到处是鱼儿”

走进酒店业,缔造“香格里拉”

▌“我不是有计划地走进酒店业,但是一旦开始了,我就发现大不可收拾了。”

——郭鹤年

香格里拉,名字灵感来源于英国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描述的理想国与乌托邦“香格里拉”。上世纪70年代,亚洲经济迅速复苏,旅游业开始兴隆,郭鹤年将商业眼光放在了豪华酒店的建造上。

1971年,他投资1亿马币在新加坡创建第一家豪华酒店——香格里拉,并凭借着高端的服务与定位,跻身于饭店如林的亚洲许多大城市。此后,郭鹤年将品牌扩展到亚洲多个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和北美多个国家和地区。

1993年,香格里拉(亚洲)有限公司上市。

如今,香格里拉已经是世界标志性的亚洲酒店品牌,旗下主要有香格里拉(Shangri-La Hotel,主打品牌)、嘉里(Kerry Hotel)、今旅(Hotel Jen)、盛贸(Traders Hotel)4个品牌。在22个国家及地区、76个目的地拥有100多家度假酒店。

截至2022年6月30日,香格里拉(亚洲)总市值146亿。不过,疫情之下酒店行业首当其冲,面临连续两年亏损,今年8月,香格里拉(亚洲)宣布第三次更换首席执行官(自2019年以来)。

在变更首席执行官的两天后,香格里拉(亚洲)遭遇了下调评级。

8月10日,大和发布报告称,考虑到目标价上行空间有限、缺乏明显的短期利好催化剂,以及该行对今年上半年业绩的预期低迷,并认为市场预期仍然过高,该行将香格里拉(亚洲)评级下调至“持有”评级。

而到9月大和又发布报告称,将其评级由“持有”上调至“跑赢大市”,目标价6.7港元。香港特区政府放宽入境旅客的酒店检疫安排至“0+3”,该行认为这是推动商务旅客回流的真正一步。

香格里拉酒店一度成为新加坡盈利最高的酒店之一

开拓香港市场

70年代郭鹤年已经逐渐嗅到了另外一块商业宝地的气息——香港。香港是中国内地的桥头堡,在它的身后,广袤的中国土地上正在进行一场伟大的改革。郭鹤年知道,以香港的地理位置,今后一定会成为极其繁华的商业帝国。

1974年,郭鹤年下定决心成立郭氏兄弟的香港公司。“我们为香港公司取名嘉里控股有限公司,初始资金是1000万港币。20年不到,香港公司一跃成为我在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三地中最大的集团。”

此外,郭鹤年还参与合作永安中心、南洋中心等地产项目,参与传媒业,进军香港无线电视,入主英文报纸《南华早报》(2016年郭鹤年将南华早报以及SCMP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传媒资产出售给阿里巴巴集团)……

根据今年3月份发布的嘉里建设2021年业绩报告来看,目前郭鹤年的嘉里建设内地市场的经营业务在公司整体营收中占比66.88%;香港市场的收入占比33.12%。

建造北京国贸中心

▌“我的心分成两瓣,一瓣是爱我生长的国家马来西亚,一瓣是爱我父母生长的家乡中国。”

——郭鹤年接受《大公报》访谈

郭鹤年在中国的第二个开拓点,便是首都北京。

而1985年,位于北京核心地段的长安街,一场蜕变正悄然而至。中国计划建设一个现代化贸易中心,吸引外商投资。

当时,中国财力有限,而有意愿合作开发建设的美国、日本财团提出的条件都极为苛刻。郭鹤年听说后,认为“这个事情,应该咱们中国人自己来做”。

他找到外经贸部,提出由他出资建造国贸中心,最终双方一拍即合。1984年,郭鹤年斥资5.3亿美元在位于北京核心的长安街兴建了熠熠生辉的国家贸易中心,这是当时外资在中国的最大笔投资。

而郭鹤年,则以清空自己在盘谷银行1亿美元、并调配其他生意资金及贷款的代价,完成了这一笔如今看来最具影响力的投资,国贸中心成为我国迄今为止最大的中外合资房地产项目。

5.3亿美元,于如今的商业地产界不足说道,但在当时,据媒体报道,李嘉诚以3000万美元就控股了和记黄埔,并就此奠定了华人首富的基础。

当时的东三环还是荒地一片,在这里一下子扔下5.3亿美元,实属冒着巨大的风险。但他说:“就算种棵榴莲树也要七八年才能结果。”

当时投资北京赚得多还是投资新加坡赚得多,郭鹤年笑笑表示自己“不会算”,“大算盘我会打,但小算盘,我不打”。

如今,郭鹤年每年从国贸收租超过50亿。

1990年9月邓小平在北京接见郭鹤年,邓小平称赞郭鹤年:“你和我一样,都是引路人的角色。”

超级版图中的金龙鱼,获多家机构青睐

但郭鹤年在中国最成功的事业,仍是他的老本行粮油。

1988年,当中国消费者仍在散装打油时,郭鹤年派出开创集团大豆油业务的侄子郭孔丰前来中国深圳开发市场,与国企中粮集团成立南海油脂工业公司(益海嘉里的前身),兴建现代化油脂厂。

当年,国人还在排队打品质差、杂质多的散装油时,金龙鱼便推出了卫生品质更高的小包装。

一方面,在计划经济双轨制下,金龙鱼小包装调和油售价上难与国内享受国家补贴的油价匹敌,南海油脂发展缓慢;其次,当时国人还不晓得什么是调和油,对于吃惯了散装油的中国人来说完全是新鲜事物。

郭孔丰不为所动,表示“小包装粮油将会是主流。”“保持对时势和未来趋势的敏感与警觉”,一直郭鹤年寻觅长远发展方向的成功秘籍。

对于郭孔丰能预见到食用油在中国是一个正在苏醒中的巨大产业,郭鹤年曾赞叹说:“有者愚蠢,有者卑鄙,但他是最聪明的。”

1991年,第一瓶金龙鱼小包装食用油上市,自此中国从散装油迈入包装油时代。

随后益海嘉里历经中粮集团拆分另创福临门,以及民企山东鲁花不断壮大,但商场经验丰富的益海嘉里依旧稳扎稳打,尤其在1994年原物料大涨之际,利用低价策略抢下更多市占率,同时将数百家较具实力的食用油经销商纳入旗下体系,巩固了市场地位。

顺便一提,金龙鱼问世时是属于郭鹤年的嘉里粮油。2002年郭孔丰整合在国内的资产,创办了自己的企业益海集团。2006年12月,叔侄联手,国内的益海集团和嘉里粮油合并成为益海嘉里集团。

作为占领中国市场最大的粮油集团,益海嘉里主营粮油加工、仓储物流和贸易等,旗下拥有金龙鱼、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海皇、丰苑、金味、锐龙、绿涤、洁劲100等品牌。是中国难以撼动的食用油龙头。

2020年10月15日,被寄望“创业板最强股”的金龙鱼终于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当日总市值3036亿元,跻身创业板市值前三位,仅次于宁德时代和迈瑞医疗。截至2022年11月1日,金龙鱼总市值2146.95亿元,当前排名行业第二。

来源:东方财富 截至2022年11月1日

从股东名单看,作为粮油龙头的金龙鱼依然获得多家机构青睐。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金龙鱼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中央企业乡村产业投资投资基金、汇添富中证主要消费ETF增持了该公司。

此外,珠海横琴物美通达私募基金、全国社保基金一一三组合、易方达创业板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天弘中证食品饮料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新进公司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不过,香港中央结算公司在三季度减持了415万股,最新持股比例为4.34%。

从10月28日公布的三季报成绩单来看,金龙鱼净利润为23.53亿元,同比减少36.07%,扣非净利润为22.59亿元,同比减45.66%。受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影响,金龙鱼毛利率下滑明显,从而影响了该公司当期盈利能力。

金龙鱼2021年度财报显示,2021年度公司营收为2262.25亿元,同比增长16.06%;但其公司净利润仅为41.32亿元。近三年的毛利率维持在10%左右,远低于农夫山泉的55%,海天味业的45%。

也就是说,摊子铺得很大却“不赚钱”。

在《亚洲教父》一书中,史塔威尔曾说:

▌“东南亚各国独立后,政府最早批准的垄断企业是那些经营粮食进口贸易的公司。这类许可证的创造并不是为了让教父(郭鹤年)中饱私囊,它旨在杜绝投机买卖、稳定那些被认为是基本日用品的价格。”

地产行业:嘉里建设

郭鹤年旗下的嘉里建设是香港最大的地产投资发展公司之一,包含豪宅、公寓、嘉里中心写字楼等,在内地和香港均拥有多个大型建筑项目。代表性项目包括北京嘉里中心、上海浦东嘉里城和静安嘉里中心、深圳嘉里建设广场等。

嘉里建设中物业和嘉里集团的货仓仓储、物流等又整合上市,变成嘉里物流。今年2月9日,嘉里物流被顺丰控股收购51.8%股权。

5月22日,嘉里建设再将位于香港的两宗货仓以46.2亿港元的代价卖给了华润物流,继续对旗下仓储资源进行整合。

而同时,郭鹤年旗下的嘉里建设豪斥133.29亿元将上海市黄浦区金陵东路综合用地收入囊中。因为开发体量较大,难度高,金陵东路地块此前曾历经多轮的方案汇报。

2021年,嘉里建设不仅业绩实现了正向增长,拿地方面也一改前几年的低调策略,表现积极。去年一年,嘉里建设的土地储备楼面面积增加约 600 万平方尺(约66.67万平方米)。

结语

2012年,郭鹤年在央视年度经济人物颁奖盛典中,获得当年“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终身成就奖”,现场的杨元庆、马云、宁高宁、王健林、郁亮等中国经济界名流纷纷起身鼓掌。

其名下创办的嘉里集团、香格里拉酒店集团就如同他本人一样,历经70多年发展,依然稳步往前迈进。

从郭鹤年历往的公开报道及其自传中,我们摘取他的部分金句,一窥这位99岁智者的人生思考:

1、做生意90%靠勤奋和智慧,不仅有持续收集讯息,也要有胆量,一旦看清目标就要跑得快,因为别人也能看得清楚。

2、在商品交易中,亏损的痛楚让人痛入心腑。相反,大额盈利所带来的狂喜就如香槟上头般兴奋。所以交易者必须投入自己的资金才会用心。

3、要用胆量对生意,不要用胆量对人。

4、只要做到谦虚、正直、不欺诈、不乘人之危,这世界上就有做不完的生意。

5、每次离开伦敦飞回新加坡时,总有远离壁炉800英里之感。在伦敦时,仿如坐在熊熊炉火前,对要添加多少柴火了如指掌。若只远观遥距作业,我根本无办法超越任何人。

6、学跳探戈或桑巴舞时,跳得好全靠节奏。一旦节奏出错,你就必须专注去听音乐,再重新找回平衡。千万不要让任何人,包括坐在身边的至爱对你说:“罗伯特,伸出右脚。”(罗伯特是郭鹤年的英文名)

7、旁观者越介入,你就越糊涂。所以,即使你时间掌握不好出了错,只要注意节奏,你是会重新跟上的。

8、在交易中,如果我感觉节奏出了偏差,我就会减少交易量,以降低风险。

9、要成为成功商人,你每天都得像刷牙一样,擦拭所有感官。包括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和味觉,每一种感官都有其用武之地。

10、良好的社交技巧是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它必须发自内心的美善。

11、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快一个世纪了。要在漫长的商业生涯中取胜或逆境求存,关键是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和健康的心灵。如何保持健康,我的答案:在身体和心理上过简单朴素的生活。

12、我的成功并不是依靠科技。今天,依然有人赚钱、有人亏钱,但竞技场的地面已变得越来越湿滑。人真的要生逢其时。

13、如果你在追寻目标时,选择了一条艰辛的道路,你必须以柔韧、客观的态度走下去。焦虑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焦虑只会使问题恶化,它弱化大脑,最终击垮身体。

14、不要把问题视为一堵砖墙,人可以穿越问题,穿透去另一侧,忘记问题,再重新开始生活。

作为良朋知己,也是东亚银行主席兼行政总裁的李国宝曾用一段文字为我们近距离勾勒了这位世纪华商的画像:

▌“他的成长教养,让他面对人性至善至恶,培育出非凡的洞察力,知所取舍。

无论置身柔佛新山的后街,还是伦敦的大道、香港的董事会会议室,还是北京的权力中心,他都泰然自若,如在家中。

他既是儒家贤者,亦是英国绅士;他是出色的商家,也是精明的谈判者。他处事严谨,却宽宏大量。

他坚守本分,秉持积极的价值观,传承自其挚爱的母亲。她为抚养儿子成材不计牺牲,他感念母亲,侍母至孝……”

如今接近期颐之年的郭鹤年仍然没有退休,他说过“只要我健在,退休的事就不提”。

从1963年起,“在家好像没有待过一周以上,像风筝一样到处飞翔”,甚至有一段时期,常常连续20多天没有睡在同一张床上多过两晚。

我不是逞强或闹着玩。我的生意迫使我不断向前,不能停步。”

‘我一生坚信,忙碌是一种治疗。”

后记

选择写郭鹤年,是因为聪明投资者两位圈内老友的推荐,两位都是深度价值投资者。

信璞投资归江,认为价值的内在动力来源于企业家,一直坚持“史诗级研究”;

卢宏峰,热爱读书且长期追踪优秀企业家。

我们非常认同巴菲特常说的“首席执行官就是首席投资官”。不理解优秀企业家,也就无法理解优秀的投资人。我们希望通过梳理优秀企业家的成长历程,来观察一家公司,一个产业,甚至是一个时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