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流落市集被异族收养 八旬老翁喜享跨族团圆饭

远方传来风笛 2023/01/22 檢舉 我要評論

(太平21日讯)八旬华裔老翁在幼年时疑因患有轻微智障而被家人遗弃,进而被旁遮普家庭收养,四代贯彻“我们都是一家人”理念与老翁生活,近年除夕更与老翁一同享用团圆饭,让老翁备感新年团圆的温馨与喜悦。

虽然,老翁与亲生家庭缘薄,惟这个异族家庭四代则为老翁提供了另一个家,让他幸福地度过人生的每个寒暑,安心颐养天年。

老翁身世不祥,而这个旁遮普家庭成员则简称他“阿诚”,权宜将8月31日国庆日当着他的生日。

目前,负责照顾阿诚的该家庭第四代人蓝柯尔(43岁)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阿诚和他们一家生活在一起已跨四代,即从曾祖父开始至目前由她与儿子照顾。

她述说,本身小时曾不解为什么家里会有个华人,祖母则解说阿诚天生有轻微智障,据说原家庭认为会带来“衰运”而弃养,最终,居住在槟城的曾祖父发现阿诚流落市集而收养。

“后来,祖父与居住在太平的祖母结婚而迁居太平,阿诚就跟随祖父前来太平。”

她指祖父待阿诚如亲人,照顾阿诚的起居,而阿诚也十分勤力地协助祖父放牛,惟在祖父往生后,父亲结束养牛业,并搬到后廊居住。

她说,阿诚年轻的时候身体挺健壮,每天徒步出门,偶尔在殡仪乐队敲锣打鼓,或者负责派送毛巾等,既能赚点零用钱,也能打发时间。

蓝柯尔续说,在她出生以后,阿诚就一直照顾着她,所以两人的关系很好。

“虽然,阿诚言语不太清晰,但不会对我们之间的沟通构成问题,哪怕只是一个眼神或动作,彼此就心领神会,很有默契。”

蓝柯尔说,在她出嫁以后,阿诚就跟着祖母一家人生活,随后祖母举家迁居怡保,阿诚不想离开太平,她只好把阿诚接来夫家居住,此举获丈夫汤姆斯支持。

现时,蓝柯尔与大姑两个家庭,一共15人居住在阿三古邦的一间房屋,计蓝柯尔夫妻和6个孩子,大姑夫妻和4名孩子,以及阿诚。

“当有人问我们的家有多少名成员时,我会毫不犹豫把阿诚算进去,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

她补充,阿诚虽有轻微智障,但从来不会给家里添麻烦,家人会一直陪同、照顾阿诚,直至他走完人生旅程,目前,阿诚的年龄估计80余岁。

她告知,在去年开始,家人在除夕都会煮海鲜大餐,陪同阿诚享用团圆饭,让他感受迎新年的喜悦,今年同样会陪同享用团圆饭。

虽年迈需人照顾生活起居 蓝柯尔:阿诚不是累赘

蓝柯尔表示,尽管阿诚已年迈和坐轮椅,需要家人照顾生活起居,但他不是累赘,反而一家人和睦共处,融庭暖堂。

她说,阿诚近年来行动不便,需靠轮椅代步,惟幼子很照顾阿诚,每天帮他洗澡,傍晚推着轮椅让阿诚在屋外散心,若幼子有事在身,则由丈夫帮阿诚洗澡。

“曾有一次阿诚在厕所摔伤了脚,孩子们轮流给他清洗和包扎伤口。”

此外,尽管家庭成员达15人,且家里只有5间房,但蓝柯尔的家人,仍让阿诚独享一间房。

蓝柯尔指出,家人并不知道阿诚的身世,惟听祖母说,多年前曾有一名自称是阿诚兄长的人来找阿诚,将阿诚带返槟城,但当天晚上阿诚就自行返回后廊,继续与他们居住在一起。

她提到,祖母说阿诚曾有身份证,但后来遗失,所以,家人也不知道阿诚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因此,近年选择8月31日,为他庆祝生日。

“其实,阿诚也很关心我,以前我曾外出办事迟回家,阿诚很想念我,甚至要等我回来才进晚餐,有一回我骑摩哆摔伤脚踝,阿诚显得很焦急,乃至半夜起来检查我的伤口,就像一名长者关心后辈。”

她表示,其丈夫是一名建筑工人,家境不富裕,现时只是租屋居住,每月需付1000令吉租金,所以,未必能为阿诚提供良好的生活。

“不过,仍有一些善心人士,每个月都会给阿诚送些日常食用品,令人感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