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形象不能当饭吃/章龙炎

凯利

在华人社会及一些马来人眼中,巫统的凯利被视为开明派领袖,为国家的明日政治之星。

因此,在第15届全国大选,凯利被委派上阵双溪毛糯国会议席,普遍被认为是巫统扼杀凯利政治生涯之举。

按选民结构来看,双溪毛糯国席的非巫裔选民占约32%左右,是马来选区。如果根据华社或者一些华裔政治领袖所描绘的,即使马来选民不支持,大多数非马来选民理应选择“开明”的凯利。

众所周知,非巫裔选民倾向希盟候选人,凯利以2682张多数票败给对手拉马南。这成绩与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候选人以2万多张多数票败选相比有显着的进步,但凯利终究是输了——输在非巫裔选民对“开明派”凯利的口是心非。

你当然可以说凯利因为没有获得足够的巫统党员及支持者支持而败选。问题是,本届大选情况非常复杂,巫统支持者(包括巫统党员)不支持“自己人”,并不只发生在凯利身上。如此,非巫族选民的支持变得更加关键。

党派意识根深蒂固

此外,凯利败选还透露了另一个重要的讯息:我国选民党派意识根深蒂固,个人的形象固然可以为候选人加分,但不大可能是他们致胜的因素。

凯利在华社的形象是比较正面的,可是在马来社会特别是巫统支持者眼中,却不是如此。马来社会的观感当然比华社的观感重要得多。

他缺乏袍泽精神,注重突出个人形象,而不是党的形象。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举,凯利身为卫生部长,但卫生部在执行抗疫措施时,还特别针对党同志,寄望他改革巫统是缘木求鱼。巫统党员及支持者明白,华人只会人云亦云。

巫统主席扎希最近说,因为其他巫统区部不接受凯利在它们的选区披甲上阵,因此派他到双溪毛糯国席上阵,是希望以他个人的威力取得突破。在他败选后,扎希表示要委任他党职,可是他以太忙碌及嫌党职不够分量而拒绝。他要的是党主席职位。

最大责任在本身

凯利在2018年巫统党选举竞选党主席败给扎希。巫统下一次改选将在今年5月19日举行,但随着上周巫统大会议决党主席和署理主席不开放竞选后,凯利没有机会竞选党主席职位(即使可以竞选,凯利会再败选)。

没有党作为靠山,加上个人形象在我国是叫好不叫座,凯利政治前途黯淡,总说一句是最大责任在本身。

凯利拜其岳父伯拉身兼巫统主席和首相在政坛崛起,过后还受到纳吉的赏识,具有他人无法享有的优势,但能否继续在政坛上前进,是靠自己——也就是如何在巫统党内建立本身威望。但他无法做到这一点。

凯利所享有的“开明”形象,一方面当然是一些对我国顽固的族群政治“反感”所产生的幻想,另一方面敌对党的心理战术,让他飘飘然,忘了政党政治的现实和残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