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中国网友谈在大马遇到的华人穆斯林:70岁的老人决定加入伊斯兰教,他的太太直接哭了

司马姨 2022/09/08

第一次踏上马来西亚这片热土是在1999年冬天,那是在我1997年辞职以后,又在临夏中阿女校《穆斯林妇女》编辑部工作了一年有余的情况下,决定在三十多岁的时候重新开始自己人生的又一段旅程,而这个重大决定和之前决心丢掉铁饭碗的转折点,也仅仅相差两年多的时间。

想想,那时的自己好傻好纯真,决心要走的路头也不回地往前走,根本没有想到后果,也不去掂量前路还有怎样的艰难,其实这样挺好,如果没有当时的那股蛮劲,也许今天不会走得这么远。

我当初来马来西亚的初衷,是为了上国际伊斯兰大学。其实在我心里始终都藏着一个学者梦,我想要学好英语,学好阿拉伯语,然后潜心钻研伊斯兰知识。

然而几经周折入学无门的情况下,真主的安排,朋友带我踏进了马来西亚华人穆斯林协会(MACMA)的大门,拜访当时的协会会长Mustapha 马琦先生,当他看了我的作品和我们办的穆斯林妇女报时,当即安排在当月的华人穆斯林协会理事会月会中讨论聘请我做协会工作人员的事项,并在那次的理事表决中顺利通过。

几经周折,我开始在MACMA 上班,然而说是上班,我一不会英语,二不会马来语,和办公室唯一的女同事坐在一起,虽说她也有半个华人血统,但是不会讲华语,我们简直没有办法沟通,再说MACMA的华人穆斯林理事们,虽然都是华人,却有几乎一半以上的人不会讲华语。

并且那个时候我也不怎么会用电脑,办公室安排的打字事项,我也做得很不顺手,说是给新入教的华人穆斯林上课,可是那个时候真的没有几个来上课的人;说是办一份刊物,可是我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况一概不熟悉,也没有人提示我该做什么,怎么样做,工作几户陷入僵局,工作成效不显著,这当然也会引起其他一些理事的失望与不满。

好在当时的两位女理事 KAK (Kak 是姐姐的意思)Maswani 和Farah Yong对我关怀备至,她们不但指点我怎样做工作,而且经常带我去会见相关的华人穆斯林,并把想要学习的新教友介绍给我,使我能够尽可能多地跟他们交流。

KAKAK MASWANI是一位警察,她的丈夫是一位马来人,她是一个说话,做事都很干练的姐妹。退休以后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在MACMA服务;

KAK FARAH YONG 原本是一位天主教徒,从小也在天主教学校接受教育。可是当她长大以后,用心地思考自己的信仰,并有机缘了解了伊斯兰,所以后来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加入伊斯兰教。

为了这个决定,他的华人丈夫也曾经尝试随他一起入教,以便尽力维持他们曾经的感情和家庭,无奈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她的丈夫依然不能接受自己因为维持婚姻而成为一名穆斯林这种现实。

所以最后他们以离婚收场,直到很多年以后,Kak Farah 才和一位未曾结过婚的马来穆斯林兄弟再次结为连理。

对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Kak Farah她们带我去见一位刚刚入教的七十多岁的老人,老人和他的太太原本是虔诚的基督教徒。

可是,他们的儿子因为娶了穆斯林马来人太太而加入了伊斯兰教,儿子儿媳跟他们相处的很好,藉着这样的赛百部,老人得以更多的了解古兰经,他们都是文化程度很高的人,后来老人就自己拿来古兰经和圣经一起对比着研读,最后决定加入伊斯兰教,可是他的太太对丈夫这样的转变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甚至她听人说,如果丈夫一旦加入伊斯兰,那么他们的婚姻就要自行失效,因为伊斯兰教规定穆斯林不能和外教人士结婚。

当我们见到这对头发花白的和善老人时,那位太太一边叙述一边眼里噙着眼泪,她想不通,夫妻二人携手搀扶走过了大半生,难道要因为她丈夫入教这回事,而使夫妻二人在最需要陪伴的晚年彼此分离吗?

为此,我们先安抚这位悲伤的太太说:阿姨您不用着急,在伊斯兰教规中,穆斯林的男子娶有经人的女子为妻也是合法的,你完全不必担心你们的婚姻会因此破裂。

其次,我们又坐下来和老人谈他入教的心路历程,老人谈到激动处,甚至声音颤抖地为我们诵读了阿拉伯语原文的古兰经第一章《法提哈》全文,几乎足不出户的他,在电脑上一字一句跟读学习古兰经,老人的这种学习精神,使我深受感动。

后来因为生意关系,我从吉隆坡搬迁到怡宝居住,那个时候公司租用了三层楼,其中一层捐献给怡宝华人穆斯林协会做办公室用,那里时常有一些活动,协会会长Dato Fazri chah是全马知名的脑心血管专科医生,他也是因为婚姻,和自己的马来同学结婚而加入伊斯兰教的。

然而后期,对伊斯兰的理解和践行却超越了很多传统的穆斯林,尽管他的业务极其繁忙,但还是将怡宝华人穆斯林协会的工作搞得非常活跃,不但在穆斯林自己的节日里有安排各种活动,而且在其它宗教的节日里也和友教有着很好的互动。

并且在他的带领下,协会一半向政府申请资金,一半向社会募资,而在怡宝建起了一座极具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华人穆斯林清真寺,作为在怡宝居住了十多年的“老怡宝”人,我为怡宝华人穆斯林协会有这样的成就而感到骄傲,这也使我想起,最早的马来西亚华人穆斯林协会就是在怡宝成立的。

那是由老会长Dato mustapha Ma的父亲,名扬四海的马天英先生首先创办的,那个时期,也是华人穆斯林向马来西亚华人宣教成就最显赫的时期,那个时期有大量的华人。

因为看到了伊斯兰正信的光亮而大批的加入伊斯兰教,当今马来西亚的一些华人穆斯林中坚力量,也有那个时期信仰传承的脉路可循。可以说,怡宝就是马来西亚华人穆斯林的发祥地,我也为我曾经在这里学习付出过而感到自豪。

也是在怡宝,有一天,朋友给我介绍过来一个白皙文雅的华人女孩儿,说是交了马来穆斯林的男朋友,想多一点了解伊斯兰知识,在必要的时候选择入教,并和自己的男友走入婚姻。

其实,由于彼此都工作忙碌,我给她“上课”的时间并不多,只有寥寥的几次约出来吃饭聊天,我跟她讲了一些伊斯兰基础知识,而她每次都是认真地听,却很少提问题,这使我有点迟疑她到底是否听得懂?又是否理解和接受?

然而过了不久,她就来给我送请柬,因为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结婚之前她也已经办理了入教仪式,所以她的穆斯林教名叫阿伊莎,过了一年多,他们有了小baby,再过一两年又有了小baby。

直到今日,如果我没记错,如果他们家里没有再添新人口,她现在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妈了,他们一直都过得很幸福,阿伊莎不但有疼爱体贴她的老公,也有喜爱他的婆婆和理解他的娘家妈妈,而她的温柔贤淑,一如原生家庭受到良好伊斯兰教养的妻子和母亲。

这些年中,接触的华人穆斯林形形色色,真的不是短短一篇小文章可以诉说清楚的。而印象最深刻的,还有一位华人姐妹,她的丈夫是马来西亚土著人,两人都属于新教友,后来结为连理,前前后后一共生了十七个孩子。

不但他们的入教史,婚姻史令人动容,他们的生育史也充满奇迹。真的希望有一天再次见到他们,并将他们的故事为大家细细的梳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