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大马富豪老公被冷落30年,容颜不再却勇夺金像奖,邵音音:不向生活低头

远方传来风笛 2022/12/18 檢舉 我要評論

1974年,电影《十三号凶宅》正准备开拍,女主角金燕玲却跑到国外结婚去了,这可愁了导演吴思远和制片人。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身边的司机小声说道:

我知道汉宫夜总会有个人长得很像金燕玲。

吴思远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他跟着司机跑到汉宫,点名要找这个很像金燕玲的女人,在负责人的带领下,他见到了正在这里唱歌的邵音音。

邵音音听闻吴思远的来意后很是激动,当即决定接受吴思远的邀约,并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让吴思远望。

吴思远会心的一笑后,便将邵音音带进了剧组,电影拍摄得很顺利,邵音音很是开心,可吴思远并没有打算让她笑到最后。

当拍摄临近尾声之际,吴思远表示这部剧还有一场“戏”,邵音音一听,立马笑不出来了,她想都没想就直接拒了他的要求。

可导演吴思远却拿出一纸写着高额违费的合同,郑重其事地告诉她,虽说是裸,但镜头只会拍到她的背影,根本不会露什么。

看着导演信誓旦旦的,再想想自己已经拍完整部电影,单纯的邵音音还是妥协了,她很不情愿地将自己的玉体,第一次呈现在了镜头面前。

可等到电影上映后,邵音音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吴思远的“计划”,所谓的“露背”也只不过是当时哄她的方法而已。

最后,邵音音因为在这部电影中上镜,引发了轰动,而她也借着这股热度在一声中开启了自己的“脱星”之路。

01

邵音音1950年出生在香港,原名倪小雁,她刚满1周岁的时候,便跟随父亲到了台湾,因为身份关系,一家人并不受当地人欢迎,甚至在许多小朋友的眼里,邵音音都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外地人,这种情况一直到她上学后都未能改观。

邻居鄙,同学笑,让邵音音从小就感觉不太好,但乖巧懂事的她从来都没有抗过。

别人看不起你,你不看别人就好。

直到升入中学之后,进入青春期的她也有了一些思想,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了,和三番五次讥她的一个同学发生了的相争,并且在校园里上手,之后她就再也不想去学校了。

无奈之下,父亲只好想办法给她转学,因为别的学校学费贵,家里担不起,最后只能选择了一所不用花钱的护士学院。

在这里,邵音音学习到了护理知识,毕业之后面临择业时,在众多可挑的工作中,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到一家轮船上担任护士,不为别的, 只为轮船上给的工资最高,她就这样成为了船上的女工作人员。

这家轮船公司的老板是香港船王董浩云,邵音音跟随着船王家的商船飘扬过海,走遍了许多国家,虽然辛苦,但挣着比同学们都要高很多的工资,心里还是感觉美滋滋的。

那时候的邵音音,根本没想过自己会和演艺圈交道,她觉得自己跟着船王的商船一直漂泊,在某地遇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两人结婚生子,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当她遇到李小龙的那一刻,所有的安排都乱了。

02

1972年,邵音音所在的商船停泊在香港码头等待,在船上闲来无事的邵音音便上岸去探访父亲的一位故友。

父亲的朋友是嘉禾公司的一名翻译,看到邵音音前来探望自己,心里很是感动,于是,便请她到剧组一睹李小龙的真容。

在父亲朋友的眼里,李小龙可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功夫巨星,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进剧组看望李小龙,可剧组又岂是他人想去就去的地方。

所以,他感觉自己带邵音音进组一睹李小龙真容,是一件很有面的事情,可邵音音却不这么想,在她的心里,根本不关心什么巨星不巨星,她只关心自己的工作尽量不要出错,好让老板能多给她一点工资。

就这样,邵音音懵懵的就被带到了李小龙的面前,李小龙竟一眼就相中了青春靓丽的她,觉得她很适合在影视圈发展,并且还许诺:

有我在,就会有你在,你很有天赋,我一定会照顾你的。

最后,邵音音被李小龙直接带到了嘉禾老总的面前,老总看着有点像外国人的邵音音,心里虽然不太情愿,可看在李小龙的面子上,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可是,邵音音还没来得及想自己的“明星梦”,李小龙就走了,中间人不在了,邵音音签嘉禾的事情自然也就泡汤了。

当邵音音去找嘉禾之时,老总对邵音音的态度很是不好,而邵音音又是个倔的,她心想既然你不愿意要我,那我就一定要进演艺圈,不为别的,只为气你。

秉着这样的想法,邵音音开始了自己的成名之路。

她先是为自己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邵音音”,因为嘉禾公司的老板邹文怀是从邵氏电影公司出走的高管,多年来一直和邵氏水火不容。

然后,她又为自己找来歌唱老师秦燕,认真地学起了五线谱,闲暇之余,她还到汉宫当驻唱,一来挣钱,二来等待踏进娱圈的机会。

很快,她的努力就获得了《龙争虎斗》副导演张钦鹏的肯定,他念在李小龙的面子上,将邵音音引荐给了长弓电影公司。

03

1972年,邵音音签长弓电影公司不久,就参演了电影《雌雄变》,这部剧虽然没能将她捧红,可邵音音却很知足,因为她感觉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就这样,邵音音在汉宫和拍戏之间来回奔走,直到导演吴思远慕名前来寻她,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然而,最恶的还不是这些,吴思远让邵音音拍摄了之后,为了噱,竟让人将邵音音的剧照,张贴的满大街都是。

吴思远此举直接将邵音音推向了风口浪尖,很多人在欣赏她的同时,也在背后说她

在这之前邵音音一直将吴思远当作恩师看待,甚至在他拍电影经费不足时,还不惜自掏腰包拿出多年出海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支持他。

可事实证明,邵音音还是太天真了,因为吴思远拿着她的钱,却做出了这样的事,这对邵音音来讲,是无法接受的事情,刚出道的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做那样的人。

而这一切都是拜吴思远所赐,所以她极了这个男人,甚至连吴思远最爱唱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她都不愿听到。

那段时间,她试图离演艺圈另谋出路,哪怕是做一名清洁工也好,可现实却一次次将她推向了谷底。

大家都接受不了和她一起工作,也不想和她有任何,用邵音音的话来说就是:

他们一边看着我拍的电影,一边看不上我。

无奈大错已定,放眼望去,除了演艺圈,这世上竟没有了邵音音的容身之处,她只能顶着外界的风言风语,继续呆在演艺圈,等待机会。

可重生又岂是易事,很多导演们连她的名字都不愿意提起,就这样过了两年。

04

直到1976年,几乎已经被演艺圈弃的邵音音,终于等来了“贵人”李翰祥,一个意欣赏并重用她的男人。

当初,邵音音在拍摄李翰祥执导的电影《北地胭脂》的时候,李翰祥就公开赞赏邵音音饰演的演技可嘉。

所以,当演艺圈没人敢用邵音音之时,李翰祥不仅出面将她引荐给了邵氏,而且还将她捧成了自己的女主角。

从电影《风花雪月》,从《新官人我要》到《财子名花星妈》等等,仅一年的时间,邵音音就接拍了12部风月片。

那一年,她挣了很多很多的钱,可她却始终开心不起来,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更不想在镜头这样。

只是,在现实面前,无依无靠的邵音音不得不低头罢了。

1978年,邵音音拍摄的《新官人我要》因票房火,受邀参加法国戛纳影展,而邵音音作为影片的女主角,自然备受关注。

只见她一袭粉红色,游走在人群中间,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就连美国报纸都忍不住刊登了她的美照,并为她附上了“中国娃娃”四个大字。

可也正是这四个大字,差点儿要了她半条命。

在那个年代,这份“中国娃娃”的荣誉,直接让台湾当局把她当成“大陆中人”。

当时,邵音音是邵氏旗下的艺人,可《新官人我要》这部电影,却是凤鸣电影公司投资拍摄的,看到台湾当局如此,两家公司全都避之不及

最后,邵音音为了不牵连公司,只能自己承担这一切,而邵氏和凤鸣也并未承她的人情。

面对外界的非议,邵音音一度想要自我了结,可当她躲在厕所喝下的那一刻,身体却出现了反应,喝下的药全吐了出来。

多年之后,据邵音音自己回忆称,当时她吐出来的药,可她自己却没事,或许这就说所谓的吉人自有天相吧。

李翰祥看着邵音音沦落到这般田地,心里很是不忍,于是,便顶着流言蜚语再次邀请她出演电影《三十年细说从头》。

可李翰祥的好心,却惹来了妻子的一顿说,她斥丈夫眼里只有邵音音,对自己,对家庭却不闻不问。

李翰祥顶着妻子,也没能将邵音音拉出来,电影上映后没有掀起任何波澜,无奈之下,邵音音只好加盟了丽的电视台,将事业重心向电视剧方面靠拢。

05

转型后她参演的《鳄鱼泪》和《变色龙》两部剧拍完后十分火,邵音音本想着借此机会翻身,谁成想,在宣传会上,公司同事却毫不客气的将邵音音推出了门外,并直言:

一会拍照的时候,你还是不要出现,不然会拖累大家的。

被推出去的邵音音,顿感委屈,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竟招来这么多人的恨,圈内的女人嫌她引自己的丈夫,纷纷在背后议论她的是非,身边的朋友不愿跟她同框,生怕会影响到自己前途。

其实,说到底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想好好拍戏的演员罢了,可现实却一次次将她迫得无路可走。

她无助地擦着泪,想着自己该何去何从,这时,曾经教她跳舞的老师秦燕,介绍她到马来西亚登台演唱,也正是在这里,她遇到了未来的丈夫陈耀发。

陈耀发是马来西亚有名的富商,他风趣幽默,很讨女人们的欢心

两人在马来西亚相遇之后,对美女一向没有抗力的陈耀发,随即就对邵音音展开了追求。

此时的邵音音,也已经32岁,她觉得自己也找个好男人成家了,所以,面对浪漫又多金的陈耀发,邵音音天真地相信了爱情。

她觉得陈耀发就是自己今后的依靠,她觉得陈耀发会像追她的时候说的一样,永远爱自己,对自己好,即便她年老色衰,也会守护她。

06

1984年,陈耀发终于如愿以偿地将邵音音娶回了家,而邵音音也很快为陈耀发生下一对儿女,此后,她便告别演艺圈,成为了一名全职富太太,专心在家相夫教子。

可这样平淡又惬意的生活,并未坚持几年就被陈耀发身边的朋友乱了。

原来,他们知道了邵音音当年是有名的“脱星”,所以就开始话里话外的说邵音音,而陈耀发感觉自己很丢面,索性就带着家人一起移居到了美国旧金山。

到了美国,邵音音单纯的以为自己和丈夫,终于可以过上轻松自在的生活,可她哪里知道,这才是她的开始。

那段时间,丈夫陈耀发几乎每天都会带女人回家,而且还是不同的女人,他留那些女人在家过夜,并和邵音音和孩子们坐在一个餐桌上吃饭。

刚开始,邵音音试着抗过,可却根本不起作用,丈夫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其他女人在她的面昧,全然不顾她的想法。

她想过失婚,她向丈夫提出不要所有财产,只要孩子的抚养权,可丈夫却告诉她:

你输定了。

邵音音听罢,默不作声,她知道丈夫的实力,她更清楚自己根本不过丈夫,所以,为了能日日陪在孩子身边,她忍了。

她忍受丈夫在自己面前和其他女人纠缠,她忍受其他女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可她的忍受,却并未换来丈夫。

1990年,邵音音送孩子们到澳洲留学后,便跟随丈夫又搬回了香港,此后丈夫依旧在别的女人身上流连忘返,邵音音则凭借之前的人脉,开始接拍一些小配角。

可因为她之前有过那样的经历,长大后的孩子们也都跟她说:

这一次,千万别又被别人哄。

话里话外的,邵音音不是听不懂,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丈夫陈耀发已经不再是她依靠,两人虽未失婚,却过着貌合神离的日子,所以,她必须多挣点钱,好为自己留条后路。

也正是这个时候,邵音音接触到了微整,本想变美之后,重夺丈夫欢心的她,竟险些没了,最后,她只能顶着一张面目全非的脸过日子。

07

当时,邵音音陪着朋友去双眼皮,可到那之后,却一脸真诚的告诉邵音音,你的脸如果再做个下巴就完美了。

邵音音边照镜子,边听医生介绍,当她听到60元钱就能将硅胶移入下巴时,她心动了。

她躺在床上,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会变得更美,而丈夫陈耀发更会被她的美再次惊艳,他们夫妻的感情也会回到原来。

可她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硅胶是放进去了,下巴也填起来了,可丈夫的心依旧在其他女人身上,回到家甚至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然而,还不是这些,做完下巴没几年,邵音音就摔了,致脸部硅胶移位,她试图取出脸上的硅胶,却差点殁了。

从那之后,她的脸僵无比,连话都说不清楚,本想变美的邵音音,一下子成了下巴肥大的“老奶奶”。

婚姻不幸,事业不顺,名声不好,如今容貌也这样了,邵音音可这一次,她没有选择自弃,而是选择了坦然接受。

或许也正是她的这份坦然,才换来了上天的一丝好。

08

2000年,事件过去一年后,她就凭借自己的那张“丑脸”,饰演了吴耀权执导的《我在监/狱的日子》,邵音音在剧中饰演的是一名“女/囚”。

2001年的《买凶拍人》,2003年的《女人那话儿》,2007年的《野·良权》,邵音音的努力终于获得了肯定。

2008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上,她凭借自己在《野·良权》中饰演的“苦命婆婆”,一举败了莫文蔚、袁咏仪等实力派女星,夺得了金像奖最佳女配角的大奖。

站在领奖台上,已经57岁的邵音音哭成了泪人,这是她拍戏三十多年以来,第一次被大家认可,所以,她的心里很是激动。

带着大家对她的肯定,不服老的邵音音更加努力了,2011年,她凭借《打擂台》再次站到了金像奖的领奖台上,她激动地说道:

我原本为自己准备了一套黑色的礼服,可朋友张美莲却为我准备了这套紫色的礼服,她说她希望我可以一直这样大红大紫,真的感觉很幸福,也很谢谢她。

2013年,邵音音联合另一位金像奖最佳最配角陈静,主演的《迷离夜》,再度被观众赋予了“鬼后”的美称。

这一次,她虽然只是获得了最佳女配的提名,可她精湛的演技,还是征服了无数观众,事实证明邵音音不只是一个只会拍拍风月片的女演员。

2021年4月,她和陈家乐、卫诗雅一起主演的喜剧电影《不日成婚》,还被选为了“芝加哥亚洲跃动影展”的闭幕电影。

这对于已经71岁高龄的邵音音而言,无疑是最大的肯定,曾几何时,这个圈子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处,曾几何时,提及她的名字,大家联想到的都是她的剧照。

可即便这样,邵音音也没有不管自己,更没有不顾演员这份职业,你们越是看不上我,我就越要留在这个圈子,哪怕只是做一个没有台词的小配角,她也心甘情愿。

事实证明,邵音音的坚持是正确的,即便过程难,可她还是努力笑到了最后。

结语

从小时候到成为一名护士,从遇到李小龙到被嘉禾拒签,从拍风月片到被封,从遇见爱情到结婚生子,从整容到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邵音音大起大落的人生堪称传奇,她这一生从未惧过什么,却为了孩子,守了30年的活/寡。

丈夫的漠视,家人的不理解,朋友的笑,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败她,都不曾让她向生活低头,这就是邵音音,一个心里住着小女人,却活成女汉子的倔女人。

纵使全世界都不喜欢我,可我还是喜欢我自己。

或许这就是让邵音音坚持下去的理由,她的世界里不需要掌声和鲜花,不需要同情,任凭冷眼与嘲笑,只管做到问心无愧,努力活出最好的自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