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靠玩遥控飞机 月入RM25,000 他是怎么做到的?

Mrs.Z 2022/10/10 檢舉 我要評論

你可曾想过,有人光靠玩遥控飞机,就能日进斗金,月入过万? 

30岁的洪岳铭,是专门操作无人机,替农民喷洒农药的年轻“飞手”。他出身台南新化,阿公也是稻农,他从台北商业大学毕业后,便决心投身农业,他先在农委会农业技术团工作了5年,工作内容便是协助缺工的农民进行喷管、施肥等作业。

过去农民洒农药的方式是请工人或自己用喷管喷射,但随着农村缺工日益严重,日益年长的农民们,也渐渐背不动动辄重达25公斤的喷雾器。因此,目前全台八成农作以无人机洒农药,不只减轻高龄农民负荷,还能节省两成以上的农药。

3年前,洪岳铭看准农业缺工严重,机械化是必然趋势,自己也已累积足够农民人脉,便决定买入无人机,开始兼职当起飞手。

洪岳铭分析,其实当飞手就像是业务,除了要跟农民聊天搏感情,自己也得有充分农业知识,除了能听懂农民的专业术语,还要能给农民正确的农药喷洒建议。

同时,洪岳铭也察觉到,农民多半更信任有实际耕作经验的人,因此不少飞手同时也身兼农夫角色。譬如他自己,早已是农业熟手。

庞大的喷洒需求,使飞手待遇十分优渥。目前市场行情,一分地工钱,依作物种类与喷洒地点不同,大约落在150元至300元(约21至43令吉)之间,而飞手喷洒一分地,仅需费时两分钟,飞手只要一天喷五甲地(一甲地为十分),日薪便可能超过1万元(约1450令吉)。

因此,只要时间安排得当,年薪200万(约29万令吉)以上的飞手,并非个案。

也就是说,每月收入可高达RM25,000。

赚钱快代价是每天睡不到3小时

飞手的钱虽然赚得快,也得付出不小代价。

农忙时,无人机有时一天要喷10小时,整个月每天都睡不到3小时,除了睡眠不足外,因飞手需紧盯无人机作业,不少飞手眼睛容易受到阳光伤害。

此外,要当飞手,还得先额外付出不小成本。因为合格飞手必须取得飞行与农药代喷两张证照,目前多数飞手都是自备无人机,而农业无人机一台要价30万到50万(约4万3000至7万2000令吉),再加上载无人机的货车、电池、发电机等费用,保守估计至少得要130万元(约18万令吉)。

就算考到执照、花钱买了工具,飞手要生意兴隆,最大关键,还是农业专业与人脉。

飞手的高薪,短时间内吸引了大批从业者,也滋生不少乱象。现行法规规定,合格飞手除了取得证照外,还必须“靠行”,才能合法飞行,不然就是“黑飞”;而目前民航局已发放一万多张无人机操作证,即使其中只有一部份是作为农用,但至今有登记靠行的飞手,却只有200多人。意即,现在九成都是黑飞。

由于黑飞飞手成本较低,在飞手竞争激烈的平原地区,甚至出现削价竞争的状况。加上飞手素质参差不齐,也造成潜在风险。唯目前,台湾政府并未针对此事采取积极取缔。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