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知名的「Jho Low」,为什么能贪那么多钱?

远方传来风笛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2014 年,第 71 届美国金球奖颁奖典礼上,《华尔街之狼》的主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举起了最佳男主角的奖杯。

他开口向一位神秘的「幕后投资人」致以了诚挚的感谢,并称其为——My friend。

这位 Friend 社交圈子横贯整个美国名流圈,帕丽斯·希尔顿从不缺席他的派对,维密超模米兰达·可儿也曾是他的公开旧情人。

就连当时的总统奥巴马,在跟他就会面后,也决定出访他的家乡。

这些听上去犹如川普年轻时才干得出来的风云事迹,却是由一个马来西亚的男人完成的。

大家都喜欢叫他「Jho Low」,翻译成「刘特佐」。

刘特佐 Jho Low

在众人眼里,刘特佐总戴着一副眼镜,圆脸庞带有一丝孩子气,十分讨喜。

可正是这样一个混迹美国上流社会的成功男人,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 80 后,某天,却人间蒸发了。

(1)大马王子

16 岁时,刘特佐就读于英国的哈罗公学读书,毕业后又考到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

这两所学校都是公认的世界名校,集聚了不少名流政要的子女。

而刘特佐,在学校里被称为「大马王子」,传闻是马来西亚某个苏丹的嫡系子孙。

他总是名利场里最耀眼的那个人,会邀请同学到槟城游玩,举办各种豪华派对,组团去赌场豪赌。

2002 年 11 月,为了庆祝自己的 20 岁生日,刘特佐大手一挥,花费 4 万美元包下了费城最奢华的夜店 Shampoo。

把自己的人脉圈梳理数遍之后,刘特佐几乎把学校里所有豪门贵族都邀请了来。

当晚,这家夜店成了费城最热闹的地方。

吧台上是足够喝上一整晚的高级香槟,餐桌上有身材妖娆的美女,她们的身上还放着昂贵的寿司,俗称的「女体盛」。

学校里这些年轻的「二代」、「三代」们,满脸写着欲望,整夜在这里放肆狂欢。

凌晨,大家才满意而归。

而刘特佐,一战成名,甚至被同学们冠上了「亚洲盖茨比」的称号。

散场之后,准备去结账的刘特佐钻进了酒吧老板的房间。

几分钟后,他拿着一张「分期付款账单」离开了。

事实上,「大马王子」根本不像大家以为的那样有钱。

(2)新视野

大三这年,刘特佐像很多美国大学生一样申请了休学。

但他既没去非洲支教,也没去大公司实习,而是选择去中东结交权贵。

2003 年的秋天,刘特佐在同学的牵线下,成功约到一位名叫优素福·欧泰巴的外交官在波斯湾共进午餐。

欧泰巴与妻子

欧泰巴是谁?

阿联酋政界新贵,父亲是第一任石油部长,拥有强大的政治背景。

刘特佐盯上欧泰巴是有非常重要的原因。

欧泰巴拥有大量且优质的政治关系,但因为是家里的「庶子」,所以根本不受宠,口袋里根本没充足的资金,供他去跟皇室子弟和名流政维系关系。

有名、有势,但缺钱、不懂商业运作,这正是刘特佐找的人。

刚一开始,欧泰巴对刘特佐有些不屑一顾,自己一会儿还要陪皇室王子打球,不能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身上浪费时间。

不过,看到刘特佐展现出来的资源和热情,欧泰巴不这么想了。

这个学生,好像不简单。

几番交流下来,两人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

熟络之后,刘特佐开始暗搓搓表明自己约见他的目的。

他看准东南亚的未来投资局势,希望能认识更多有能力投资的人,共创大事。

欧泰巴当即就答应下来。

没多久,他就为刘特征争取到了一位真·中东大佬——哈尔墩·阿尔·穆巴拉克(Khaldoon Al Mubarak)。

年轻的哈尔墩子承父业,后来在 2008 年成为曼城足球俱乐部主席

哈尔墩是阿布扎比主权基金「穆巴达拉」的负责人,这个职位到底有多么手眼通天呢?

首先,要解释一下主权基金是什么,一般是由国家建立的基金,资金来源于国家财政、外汇储备与石油出口等收入,通俗讲就是国库,之后政府利用基金中的钱来投资国内的各种建设。

但「穆巴达拉」有些不太一样,它不是真国库。

它不拿卖石油赚来的钱做投资,而是用石油作为担保,在国际市场上募资,以此来投资本国基础建设。

阿布扎比有能力产多少石油,就有能力拉来多少资金。

那么,阿布扎比有多少石油呢?——占整个阿拉酋石油总量的九成。

国际油价一涨,这个「穆巴达拉」就更是水涨船高。

作为一把手,哈尔墩手里可调用的资金以千亿计。

刘特佐了解到其中的操作后,确定以前是自己格局小了。

世界上还有这种背靠「国家资源」的基金组织模式,比原先认知里的「开公司」、「做风投」这些基础操作不知道要高明出多少倍。

如果自己也能像哈尔敦一样,掌控着庞大的国家资源,那岂不是也能……

自此,22 岁的刘特佐有了人生新方向。

(3)「振兴家乡」

22 岁的你,可能还在想自己是考公还是去大厂。

而刘特佐已经在思考,要去哪个国家背靠国家级资源做金融产品发财了。

他思来想去,终于锁定了一个国家——马来西亚,自己的老家。

当时,马来西亚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主权基金,并且拥有十分富足的能源资源。

但如何跟政府高层搭上关系又是个难题,没有官方的支持,这件事只会是天方夜谭,想想而已。

刘特佐为什么不直接亮出「大马王子」的名号呢?这样不就可以分分钟抱上国家大腿吗?

因为,他不敢。

「大马王子」这个名号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某联邦嫡系子孙也是编的。

他,只是一个家境殷实的普通富二代而已。

在马来西亚算是上流人士,但如果放在沃顿商学院,他就属于鄙视链的最底端人员。

他在学校的一切行径,都是为了顺利进入名流圈。

刘特佐自知,「装王子」的套路只能糊弄糊弄外国朋友。

如果回到马来西亚,他依旧是那个无权无势、有点小钱的富二代,要想跟政府高层搭上关系,必须从其他方面想办法。

(4)寻找靠山

刘特佐特意去找了一位名叫理查·阿兹(Riza Aziz)的同学。

同样来自马来西亚,同样住在英国的「绿色肯辛顿」区域。

在学校期间,刘特佐为了维护自己的「大马王子」称号,跟理查·阿兹走得很远,毕竟是老乡兼邻居,一句话就能戳破自己的伪装。

但从中东回来后,刘特佐不这么想了,他必须把这份关系搞起来。

因为理查·阿兹的继父正是马来西亚副总理纳吉布(Mohammad Najib Abdul Razak)。

纳吉布 Najib Razak

对于「社交牛 X 症」刘特佐来说,打通理查·阿兹和纳吉布这条线,他早就确定了策略。

理查·阿兹本人在英国读书时花销巨大,从高档公寓到高级跑车,再到豪华派对,毫不遮掩自己的阔绰,活脱脱一个超级富二代。

可是,副总理的儿子怎么能是富二代呢?怎么可以呢?

所以刘特佐判定,纳吉布就是个有缝的蛋。

只要投其所好,必然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所以没用多久,刘特佐就和理查·阿兹成了好哥们儿,并且顺利地出现在纳吉布面前。

(5)牵线搭桥

2005 年,刘特佐本科毕业了。

按照之前的规划,他马上回到马来西亚,投身到了「建设」祖国的伟大事业中去。

首先,他注册了一个公司。

名字叫赢吨公司(Wynton Group),意思是 win tons of money(赢好多钱)。

为了避税,注册地选在了英属维京群岛

而公司办公地址,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地标,大名鼎鼎的双子星,刘特佐租下了整整一层楼。

当然,用的贷款。

之后,他邀请金融系同学薛力仁、好友胖子 Eric 成为自己的第一批员工。

刚开始,公司业务并不多,只有一些小规模的股票交易,收入只能勉强支付贷款带来的利息。

但刘特佐完全不担心这些,依旧每天混迹于名流圈,忙着结识国内各个领域的翘楚。

因为他一直在等,等一个可以让他大展身手的好机会。

2007 年,马来西亚的总理竞选年。

副总理纳吉布是最有可能当选的的候选人之一。

为了拉到更多的选票,纳吉布提出了一个重大利好政策:

「为了建设更好的马来西亚,我们将用国家主权基金,引入外资,在南部地区建立『依斯干达经济特区』,对标新加坡,打造一个新的亚洲金融中心!」

对特佐来说,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他当即联系当时在中东结交的欧泰巴,一通解释和分析。

「马来西亚未来形势大好,这是不可错过的投资良机,哈尔墩大佬一定会感兴趣!」

欧泰巴随即把这个消息转达给了哈尔墩。

没过多久,欧泰巴就传来好消息,哈尔墩意向很大。

刘特佐兴奋不已,马不停蹄地转告理查·阿兹和纳吉布,建议尽快安排一次商务会议。

最后,三方会面,合作正式达成,哈尔墩决定投资 5 亿美元。

此消息一出,纳吉布的支持率直线上升。

刘特佐主动让出所有功劳和名声,让纳吉布在媒体上赚足了好评。

功劳和名声,刘特佐并不在乎,为了讨好纳吉布,他可以统统让出。

因为他看中的,是佣金。

同为政商界的老油条,纳吉布和哈尔墩一拍即合决定过河拆桥。

他们拒绝支付佣金。

刘特佐触手可及的第一桶金,就被这两个没有契约精神的人搞得烟消云散了。

这票没成,双子星的租金又很贵,刘特佐公司的资金链没多久就全断了。

但刘特佐没有放弃,银行贷款还不上就用公司抵债,但这个依斯干达经济特区,不能就这么错过。

既然想新建一个特区,那所有的建设项目都需要招标,这就是一块大肥肉。

如果自己能去参与竞标,再利用和纳吉布父子的交情,无论如何都能分到一杯羹。

可是,刘特佐名下只有金融公司,没有建设公司。

不具备竞标资格。

于是他托人四处打听,最终找到了两家因为资金链断裂而低价转卖的建筑公司。

但当时,他手里根本没钱。

(6)曲线贷款

刘特佐又走了他的老路,贷款。

但因为名下的赢吨公司仍有债务,刘特佐贷款申请直接被驳回。

看着银行发来的驳回消息,刘特佐计由心生。

赢吨公司既然不能贷款,那换一个公司不就可以了?

于是,刘特佐开启了「曲线贷款」的骚操作。

首先,他在维京群岛又注册了一家新公司,并在起名时直接「碰瓷」了三个国家——阿布扎比-科威特-大马投资公司(简称 ADKMIC)。

其次,刘特佐把公司的干股无偿赠送给之前结识的中东土豪 A、B、C,并声称「赚了钱你们分红,赔了钱我自己认」。

土豪们一看还有这等好事儿,再加上刘特佐在外的名声,当即就同意了。

再加上之前打过交道的欧泰巴,和众多大马官员的持股。

刘特佐的这家公司看上去就更加大有来头了,彻底成为一个有政商名流为其背书的大型跨国企业。

看到这份公司资质,银行的态度发生了 180 度大转弯。

很快,刘特佐就成功拿到了一笔巨额贷款。

有了公司,也有了钱,刘特佐的商业巨轮再次高速运转起来,他先按照计划收购了先前两家建筑公司后,等待竞标。

又在等待竞标过程中,靠着先前没撕破脸的纳吉布这层关系,抢到了紧挨着经济开发区的一块黄金地皮。

届时,他如果竞标成功,地皮也会升值。

其实这时候,刘特佐完全可以利用眼前的资源、资质和资金,真正意义上去建设特区,走一条正途。

但正经做生意,哪比得上投机取巧轻松快乐?

(7)老活新整

刘特佐花费大力气拥有了竞标资格后,却又不想竞标了。

按计划,他本来就不会真正去运作建筑公司和地皮。

只是想做个轻松的掮客,也就是二道贩子,把手里的两家建筑公司和黄金地皮打包卖出去,赚个差价。

结果,在这次成立公司拉股东申请贷款的过程中,给了他新的启发。

他想到了赚更大的钱的办法。

于是,刘特佐老活新整,又注册了两家空壳公司。

名字的碰瓷程度高达 100%。

一个叫 ADIA,碰的是阿布扎比投资管理局,因为它也叫 ADIA。

一个叫 KIA,碰的是科威特投资管理局,当然,它也简称为 KIA。

这两个管理局,是全球最有钱的两大主权基金,资产加起来至少上万亿美元。

所以,这两个刚刚注册的小公司简直以假乱真。

最关键的是,刘特佐这次把注册地换在了塞舌尔。

这里解释一下,大家都知道英属维京和开曼群岛是避税圣地,金融规则很宽松。

但是塞舌尔比这两个地方还要夸张。

塞舌尔不仅能避税,还能发行无记名股票。

简单来说,这种股票最大的优势,就是在变更股权时,不需要进行复杂的实名制身份变更。

想送谁,就送谁。

谁拿到,就属于谁。

无需审核,无需评估。

刘特佐正是利用这一点,让这两家空壳公司持股原先的 ADKMIC 投资公司,成为了公司大股东。

于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ADKMIC 投资公司身份变得更贵重了,看上去像是被两大主权基金同时注资的实力雄厚的企业。

还有谁会质疑这家公司的实力,更没有人发现,这只是一家……空壳公司。

刘特佐一箭三雕,仅仅注册了三个空壳公司,就让先前收购的两家小破建筑公司和地皮,转眼让投资者趋之若鹜。

到此,刘特佐布下的这个高端局,已经万事俱备。

只差冤大头。

(8)守株待兔

不是所有「冤大头」都能被刘特佐相中。

首先,这人得「傻」,不能太懂金融规则和资本局势,不然光看一眼公司名字加上奇怪的注册地,就能明白其中的门道。

但这种不傻的拥有专业知识和公司运作的人,其实少之又少。

其次,这人的钱得多,否则很可能吃不动这盘菜。

最后,刘特佐相中了一个人。

电视上,一个老头正在演讲席上侃侃而谈,用他那非常有限的金融知识对投资做着生硬的分析。

刘特佐默默地看着他,但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就是他了——71 岁的泰益(Taib Mahmud)。

泰益 Taib Mahmud

泰益是马来西亚砂拉越州首席部长,也是人尽皆知的大富豪。

当时,他正在筹划建造棕榈油提炼厂项目,亟需大量资金,已经多处寻求投资无果。

所以,刘特佐「恰巧」出现了。

在此之前,他已经通过各种金融方面的人脉和媒体,不断放出假消息。

那个他撮合又没收到佣金的穆巴达拉基金在特区项目,还会继续投资马来西亚,目前正在考察项目。

而刘特佐跟他们,关系匪浅,大家几乎都有耳闻。

但在刘特佐的舆论攻势下,泰益真相信了。

老头儿为了尽快拉到投资,把公司的财务报表毫无保留地请刘特佐过目,而刘特佐始终保持着高姿态,吊足了泰益的胃口。

吊得差不多的时候,刘特佐故意向老头儿透露,说中东大佬手里有两个建筑公司和一块地皮,有意愿想出手,如果有人能接了这一盘,那必然会在大佬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之后想再谈什么合作,就会变得容易很多。

刘特佐话里话外,暗指这位中东大佬就是哈尔墩,但实际上,就是他自己。

话说到这,泰益被刘特佐彻底「点醒」了。

于是人们在不久后的某天,看到了这样一则新闻。

「砂拉越州首席部长泰益,以 1.1 亿美元天价收购了……」

这 1.1 亿,顺利落进了刘特佐自己的口袋。

至于「中东大佬」的后续投资,泰益在满心欢喜地等待许久之后,才明白自己被骗了。

而刘特佐也仿佛在马来国内蒸发了。

(9)僚机登场

见识过了中东大佬手中主权基金的运作后,一个胆大的念头在刘特佐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为什么不建立一家属于自己的主权基金呢?

在中东,主权基金的资金来自于石油资源。

尽管马来西亚比不上中东,但海上石油资源也很丰富,完全可以复制中东的主权基金运作方式。

所以刘特佐带着第一桶金,来到了世界上最贪婪的地方——华尔街。

他用着口袋里的上亿美元,给自己配置了成功人士应有的豪车、豪宅。

陌生的面孔,高调的生活,神秘的刘特佐给华尔街的银行家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加上自己在高盛工作的哥哥,他成功结识了高盛负责东南亚业务的提姆·莱森纳(Tim Leissner)和吴崇华。

提姆·莱森纳 Tim Leissner

刘特佐建立主权基金的想法,与高盛的亚洲战略不谋而合。

因此,在高盛的助攻下,刘特佐如虎添翼。

他的目标从某个富豪,变成了整个马来西亚。

于是,一个名叫「冠冕」的秘密计划诞生了。

(10)意外之喜

在马来西亚,石油丰富的地方在登嘉楼州。

但这片区域,属于马来西亚联邦其中一个苏丹米占(Mizan)所有。

这里解释一下,马来西亚是议会制君主立宪制,像英国一样拥有最高元首,也就是国王。

不过,马来西亚的王位并非一家独有,而是属于九大世袭统治者,轮流出任,五年一期。

这些世袭统治者分别主政九个州,拥有极高的权力和威信,掌控着属地内大部分国家资源。

所以,要想顺利推进这个计划,就必须拉米占入局。

刘特佐先去讨好了米占在某建筑公司做董事的妹妹,通过这层关系,向米占送出自己名下的 ADKMIC 投资公司的干股,以示诚意。

紧接着,他又派出高盛的两位僚机——提姆·莱森纳和吴崇华去拜会米占。

见面后,两位银行家先是罗列了刘特佐的「过往实绩」,证明这个年轻人有资源有能力。

之后又把高盛亚洲的战略规划搬出来,一通忽悠。

最终,米占被成功说服。

2009 年 2 月,米占与刘特佐合伙成立了「登嘉楼投资机构 TIA」。

作为投资顾问,刘特佐在刚上任不久就宣布了一个重大决策:用登嘉楼州的未来石油收入做抵押,发行 14 亿美元的「伊斯兰债券」。

然而就在敲定最终方案的那一刻,米占突然后悔了,认为管理团队还不成熟,目前发行债券太过冒进,有很大风险。

可这时的刘特佐哪里还听得进去?

他绕过米占,按原计划私自发行了那 14 亿的伊斯兰债券。

米占得知消息后勃然大怒,做苏丹(世袭统治者称号)这么多年,何时受到过这种藐视?

与此同时,他又听说了刘特佐坑过泰益老头儿的事情,当即拆伙。

刘特佐本以为,自己的主权基金梦要破灭了。

谁知老天眷顾,他之前埋的另一条线——纳吉布,成功当选了马来西亚总理。

纳吉布 Najib Razak

刘特佐当机立断,转身投入了纳吉布的怀抱。

2009 年 7 月,纳吉布正式上任。

刘特佐立马登门拜访,并提出了个「利国利民」的绝佳建议——利用现下手中的 TIA 投资机构,重新换壳,建立一家新的主权基金。

这个基金可以为总理做很多事情。

比如大搞基础建设,比如募集政治献金,比如拥有更多的个人财富……

对于刚上任的纳吉布总理来说,这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吸引。

但是,纳吉布与米占有同样的担心——刘特佐会坑了自己,卷钱跑路。

人精刘特佐当然也看出了他的顾虑。

(11)唱双簧

刘特佐明白,之前促成的那次与哈尔墩大佬的合作,自己虽然没拿到佣金,但最起码获得了纳吉布的初步信任。

如今,要想让纳吉布完完全全地相信自己,还得用「实绩」说话。

所以,自纳吉布上任以来,刘特佐一直忙前忙后,为他安排与中东高层的会面。

这也是纳吉布当时最需要的。

因为在上任之前,纳吉布宣称要在任期内,让马来西亚跻身于发达国家行列。

要想经济发展,就需要大量资金,而中东,是全世界金主最集中的地方。

纳吉布在刘特佐的陪同下,不仅见到了沙特阿拉伯阿卜杜勒国王,还有阿联酋的阿勒纳哈扬王子。

纳吉布对此次中东之行非常满意。

所以当刘特佐再次向他提出建立主权基金时,他当场决定合作,甚至都来不及回到马来西亚,在阿布扎比就宣布:成立一家新的马来西亚主权基金——「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一马公司或 1MDB),为全马来西亚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提升就业率。

一马公司广告牌:建立伙伴关系,共同进步成长

有了「一马公司」,有了总理的支持,刘特佐的「冠冕计划」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接下来,就是大展身手的时刻了。

(12)「好哥们儿」

2009 年 8 月,纳吉布和妻子罗丝玛在刘特佐的陪同下,登上了一艘造价 1 亿 9 千万美元的超级游艇——Alfa Nero 号。

在这里等候已久的,是沙特王子图尔基(Prince Turki Bin Abdullah)。

他是刘特佐相识已久的「好哥们儿」。

在这艘豪华游艇上,纳吉布与图尔基相谈甚欢,大聊如何加强两国的经济合作。

最终,双方一拍即合,拟定了一份合作备忘录——图尔基将名下的土库曼和阿根廷的油田勘探权共享给马来西亚,一同开采石油。

这可是一个 25 亿美元的大项目,纳吉布当场乐开了花!

不仅如此,图尔基为表诚意,还承诺在这个项目里,纳吉布的一马公司只需出资 10 亿美元,剩下的全部由他的「沙特石油国际公司 PSI」承担。

之后没过多久,一马公司就收到了一份「沙特官方」发出的合作合同,正式签约。

游艇会面的合照,从左到右为:刘特佐、图尔基王子、纳吉布、罗丝玛以及陪同人员

然而纳吉布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的游艇会面,其实是刘特佐精心布下的一个局。

他的目的就是让纳吉布相信,自己不仅认识中东权贵,还能说服他们拿出石油探勘权和十几亿资金来主动寻求合作,运作方面完全不用操心。

至于沙特王子图尔基,根本不是他相识已久的好哥们儿。

在游艇会面之前,两人仅仅认识了几天。

他之所以找图尔基来配合自己,是因为这位王子和欧泰巴一样,空有王室光环,口袋里却没有那么多钱,虽然名下有一家「沙特石油国际公司 PSI」,但根本没什么业绩。

沙特王子,也缺钱。

刘特佐正是看准了这一点。

他找到图尔基后,直接亮出「冠冕计划」,并承诺「有福同享,有难我当」。

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沙特王子也一样。

(13)第一桶金

项目正式启动了。

有了之前的信任基础,纳吉布让刘特佐全权负责一马公司的运作。

按照合同,一马公司需要向图尔基王子名下的 PSI 公司汇款 10 亿美元。

但在汇款前,其开户行德意志银行接到了一通神秘电话,来自一马公司的「执行董事」唐敬志,要求其中 7 亿美元汇入另一个账户。

这立马引起了银行的注意,为什么不把 10 亿全都汇到合作账户上呢?

电话那边解释道:「那个账户也是 PSI 名下的,之前借过 PSI 的钱,现在算清偿欠款。」

德意志银行主管依然表示怀疑,因为涉及到国家财政支出,所以就向马来西亚国家银行求证。

得到的回复是:「只要钱最后进入合作公司的相关账户,就可以汇款。」

于是,德意志银行按要求操作了。

接下来,轮到收款账户迷惑了——这刚到账的这 7 亿资金,为什么没有写收款单位名字呢?

这是刘特佐意料之外的事情,他根本不会想到,德意志银行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他当即报了一家名叫「GOOD STAR」的公司,并且坚称这个公司是 100% 属于 PSI 的旗下公司,放心收款就好。

但实际上呢?

这根本不是什么 PSI 的旗下账户,是刘特佐在塞舌尔注册的又一间空壳公司。

由于塞舌尔的无记名股票的形式,股东根本无从查证,所以银行只能听从一马公司的安排。

第 N 次老活新整,依旧凑效。

接下来,就是众人期待的「分赃」时刻。

7 亿美元入帐后,PSI 方面分走 1.5 亿美元,其中图尔基王子一人独占 7700 万美元,剩下的一部分给办事的属下,其中一位得力助手「玛浩尼」拿了 3300 万。

剩下的部分由刘特佐全权支配。

他为纳吉布送出了美国的一栋豪宅,给总理夫人罗丝玛买下上千万美元的珠宝。

除此之外,他又去打点了高盛的提姆、吴崇华,和中东的欧泰巴。

一轮瓜分之后,余下的赃款就全部属于刘特佐了。

当然,这些钱只是放在了某个私密账户中,上面还带着「马来西亚国库」的标签。

距离进入刘特佐的私人钱包,还差一步:洗钱。

(14)隐藏源头

最开始,刘特佐洗钱的方式相对「常规」。

他通过美国纽约的一家律所,把赃款从 GOOD STAR 公司,转移到了一个信托账户——IOLTA。

IOLTA 是美国律师事务所专门为客户开设的一种账户,用以客户存放短期资金。

客户将钱存入之后,按月支付利息,这笔小小的收益会为低收入者支付法律服务费用。

原本是个好制度,但多年发展下来,竟然成了资本家的洗钱工具。

因为律师事务所不仅不会过问客户的资金来源,还会极力保护客户隐私。

后来,刘特佐陆续从一马公司转出 3.6 亿美元。

但这样的方式,终究「可溯源」,只要警方想查,完全可以查到资金来源。

所以,洗钱方式需要更加隐蔽。

就在刘特佐为此犯难时,一个名叫杨家伟的新加坡华人出现了。

杨家伟

杨家伟是瑞意银行新加坡支行的「财富管理专员」,相当于我们常见的理财顾问。

但他的另一层身份,却是帮助全世界客户洗钱的顶级专家。

他最擅长的通过一轮又一轮的投资,洗白客户的钱。

这正合刘特佐这个大金主的心思。

不过,合作的前提是信任。

为了试探杨家伟的能力,刘特佐先让他操盘了个一亿美元的「小活」。

杨家伟得到任务后,立马找到了一家叫「傲明集团」的小金融公司,帮助洗钱。

他们的操作方式是这样的:

刘特佐指使一马公司,将一亿美元汇入傲明集团注册在库拉索的共同基金中,基金名叫 EEMF。

这里再说一个知识点,库拉索是加勒比海上的一个小岛,著名的避税天堂,是美国官方点名「洗钱活动最猖獗的地区」。

这一亿美元进入 EEMF 基金后,立马汇入一家由刘特佐好友胖子 Eric 持有的空壳公司,之后再分批转给刘特佐的家人,完成洗钱。

(过程如下图所示)

通过这种方式,刘特佐手中的资金来源和去向,几乎被完美隐藏。

杨家伟也得到了他的信任,为他陆续操盘了 15 亿美元的赃款,自己也赚的盆满钵满。

不过,这仅仅是他操盘的最简单的洗钱模式。

更骚的操作在后面。

(15)骚操作

因为刘特佐的胃口越来越大,一马公司的财务受到了董事会的质疑。

有一笔借给 PSI 公司(图尔基王子名下的那个)18 亿美元的资金,去向不明。

在公司账面上,只有一条极其糊弄的交易信息:PSI 购买了过两艘钻油船。

至于具体金额,购买凭证,一概没有。

所以,一马公司和刘特佐必须给出合理的解释。

但刘特佐根本无法解释,因为这钱洗进他的口袋里。

当时的他,与纳吉布关系十分亲密,所以马来西亚国内质疑他的人不在少数。

如果解释不清这笔钱,必然会受到更大的质疑,刚做大的事业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这时,「洗钱专家」杨家伟再次出手了。

他的手法极为复杂,请屏住呼吸,别眨眼。(建议结合下图阅读)

第一步,一马公司花 18 亿美元「买下」了这两艘钻油船所属的公司——原本是 PSI 名下的子公司。

这样一来,一马公司就拥有了这家子公司的股权。

第二步,在杨家伟的操盘下,一马公司将这些股权转「卖给」了一个香港的「桥梁国际」公司。

顾名思义,这家公司就是个洗钱桥梁,对于钱从哪来,又到哪去,毫不关心。

交易就是以钱换物。

既然卖给了你股份,你总得拿出对应的「商品」吧?

第三步:「桥梁国际」公司飞去开曼群岛注册了一家「桥梁全球」基金公司,并发行基金。

其实,这家公司并未申请基金许可证,只是一个空壳,专为一马公司服务。

第四步:「桥梁全球」基金公司把自家发行的基金单位,也就是「商品」,交付给一马公司。

到此,交易正式完成。

这样一套操作下来,一马公司的账面上的 18 亿缺口就这样被抹平了。

为了更加可信,一马公司还刻意在瑞意银行开了一个账户,专门储存这些「基金单位」。

但实际上,整个交易过程中,根本没有一笔真实交易,全都是虚无的数字。

不得不说,杨家伟这套骚操作属实刺激。

有了这样一个超强洗钱后盾,刘特佐开启了「肆无忌惮」的精彩人生。

(16)奢靡派对

十年前,刘特佐在生日那天,低三下四地向老板央求分期付款。

十年后,他想「一雪前耻」。

2012 年秋天,拉斯维加斯帕拉佐酒店,众星云集。

除了风头无两的小李子,还有大导演马丁·西科塞斯(Martin Scorsese),著名演员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等众多好莱坞名流。

而在另一边的角落里,高盛集团的顶级银行家们正在和中东权贵侃侃而谈。

顶级名媛帕丽斯·希尔顿和金·卡戴珊夫妇此刻也正跟着鸟叔(PSY)的节奏,肆意摇摆。

这不是 MET GALA,也不是某个电影节后的酒会。

而是刘特佐的 30 岁生日派对。

莱昂纳多、法瑞尔·威廉姆斯、史威兹·毕兹、刘特佐、帕丽斯·希尔顿、金·卡戴珊和坎耶·韦斯特。图片来源:MICHAEL GILLETTE

觥筹交错间,宴会中心的舞台上,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蛋糕。

紧接着,「嘭」地一声,小甜甜布莱妮从蛋糕中蹦了出来,深情开麦「祝你生日快乐」。

全场瞬间沸腾,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

深夜 12 点 20 分,烟花点燃了夜空,派对还在继续。

刘特佐沉浸在这场末日般的狂欢里,兴奋到不可自拔,欲望被彻底满足的快感充斥了整个大脑。

帕拉佐之夜,将他推向了金钱与权势的最顶峰。

从蛋糕里跳出来为刘特佐唱生日歌的布兰妮,仅此表演就有了六位数报酬到账。 图片来源:MICHAEL GILLETTE

由于刘特佐时常和好莱坞大腕儿们谈笑风生,于是起了进军好莱坞的念头。

再加上「拍电影」,本身也是洗钱的惯用伎俩。

没多久,他就与理查·阿兹一起,联合一个好莱坞制作人,成立了「红岩电影公司」。

红岩电影制作公司

刘特佐投拍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华尔街之狼》,由好友莱昂纳多主演,耗资一亿美元。

其实这部电影马丁·西科塞斯早就写好了,但是别的电影公司在拍摄时总是指指点点,马丁一怒之下选择停拍,直到遇见了红岩电影公司。

有钱、不干预创作、一心要用大明星,马丁别提多爽了。

一般在电影开拍前,会有一场小型发布会,向媒体简单透露一些关于电影的消息。

但《华尔街之狼》举办的开拍发布会,竟然花了三百多万美元。

这部电影的原型乔丹·贝尔福特(Jordan Belfort)听说后,不仅对此嗤之以鼻,还公开宣称:

「这样花钱,一定不是自己赚的,不是偷的,就是骗的。」

不愧是一类人,嗅觉敏锐。

《华尔街之狼》原型乔丹·贝尔福特 Jordan Belfort

刘特佐在好莱坞极尽高调之能事,极大引起了图尔基王子的不满。

因为在此之前,一马公司与 PSI 之间的几笔巨额交易,已经受到了双方董事会的质疑。

如今,刘特佐被人察觉到了蛛丝马迹,也不收敛半分,日后必然要把自己拖下水。

思来想去后,图尔基王子决定与刘特佐分道扬镳。

合作伙伴的离开,让刘特佐难免失落。

然而在一次名流聚会中,刘特佐认识了人生中另一位贵人——卡登(Khadem Al Qubaisi)。

卡登 Khadem Al Qubaisi

卡登的老板,是大名鼎鼎的曼苏尔亲王。

曼苏尔亲王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之一,身价超过 400 亿美元,也是阿布扎比另一个主权基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 IPIC」的实际掌权者。

有了这层关系,刘特佐的野心更大了,

如果能好好利用一番,这将是他一步登顶的最好跳板。

(17)高风险高收益

2012 年 3 月,高盛的提姆·莱纳斯、吴崇华和刘特佐,成功见到了曼苏尔亲王。

在谈话中,提姆提出,马来西亚主权基金「一马公司」,可以发行 35 亿公司债券,用于投资全球范围内的大型火力发电厂,然后将所有的电厂联合整合成新的公司——BURSA Malaysia。

之后,再让这家新公司挂牌上市,利润至少有 50 个亿。

至于曼苏尔亲王需要做的,就是让其名下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 IPIC」做个担保,让这个项目尽快通过审批,顺利上市。

有了高盛的游说,和属下卡登的建议,曼苏尔亲王同意了。

没多久,项目开始实施。

一马公司先是花 27 亿美元收购了马来西亚一间拥有众多发电厂的能源公司。

当然,这 27 亿不可能全部来自国库,其中有 17.5 亿要通过高盛来募集资金,形式是:高盛自己买下全部债权,再卖给散户,如果卖不出去,损失则由高盛来承担。

因为这个决策,高盛集团内部产生了巨大分歧。

为什么要承担如此高的风险?

负责这个项目的提姆·莱森纳给到了充分的理由:

首先,17.5 亿债券已经找好了卖家,韩国、中国的低价收购户已经尽在掌握。

其次,曼苏尔亲王的 IPIC 已经答应帮一马公司做担保。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这单做成,一马公司要支付 1.9 亿美元的佣金。

全场安静了,1.9 亿这个数字是行业天花板。

最终,高盛集团拍板同意。

一段时间后,割来的 17.5 亿资金到手了。

按照约定,其中 5.7 亿转给了曼苏尔亲王名下的「阿尔巴公司」,作为帮忙担保的酬劳。

这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个「阿尔巴公司」却怎么看都觉得有猫腻。

原来,这又是刘特佐的山寨把戏。

真正的阿尔巴公司全称是 Aabar Investment PJS,而这家收钱的阿尔巴公司则叫 Aabar Investment Ltd.,又因为曼苏尔亲王下属卡登吃了刘特佐大量贿赂,所以假阿尔巴公司的股东名单上也有真阿尔巴公司的人。

以假乱真,环环相扣,收入颇丰。

三方都吃到了巨大的甜头,高盛和卡登都对牵头人刘特佐佩服不已。

刘特佐乘胜追击——要不,再来一次?

高盛立刻同意。

于是刘特佐又策划了一次 17 亿美元的收购案,名下资产多到了他自己都记不清。

与此同时,高盛亚洲荣获高盛内部「收入最高团队奖」。

可这些事,真就没有一个人觉得奇怪吗?

(18)危机来临

2013 年,又到了马来西亚选举的日子。

纳吉布之前承诺的许多政策和项目,毫无进展,老婆却每天穿金戴银,再联系到刘特佐在美国的奢靡生活报道,一切都让舆论不断发酵。

眼看着支持率直线下跌,纳吉布和刘特佐有些慌了。

如果竞选对手安华成功当选,为了安抚民意,必然要彻查一马公司和纳吉布。

要想自保,必须连任。

如果连任,务必要花更多钱,收买民意。

于是,刘特佐故技重施。

他搞了一个「敦拉萨国际中心开发案」作为名头,要求高盛发行 30 亿美元的债券,后面再利用各种假消息和财经新闻,把这些债券卖出去。

高盛的提姆·莱纳斯看准机会,趁火打劫,提出 10 个点的佣金要求。

刘特佐咬牙同意,成交。

大选结束,纳吉布惨胜,连任总理。

刘特佐长舒一口气。

至此,「冠冕计划」大获全胜,上到国家国库、下到股民血汗钱,几乎被全部榨干。

也正是从这时候起,刘特佐再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19)百密一疏

纸终究包不住火,即使刚开始,只是一点点火花。

还记得图尔基王子的下属,那个一人独吞 3300 万美元的「玛浩尼」吗?

他是刘特佐用金钱构筑的诈骗长城里,唯一的缺口。

当 PSI 和一马公司合伙投资时,玛浩尼拉拢自己的好哥们「朱士托」(Xavier Justo)去英国开办事处,承诺年薪 40 万美元,并且在事成之后分红,朱士托就听话地去了,虽然他不明白那个一年没一单业务的 PSI,要开什么办事处。

朱士托 Xavier Justo

结果,朱士托被晃点了。

不仅没得到分红,原本垫付的钱也没要回来。

而玛浩尼自己因为高额的贪污,生活越来越好,豪宅在手、美人在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脱粉回踩最中要害。

朱士托一怒之下,利用自己在 PSI 管理身份权限进入内部系统,搜集 PSI 伙同 IMDB 非法牟利的证据,加起来竟然有 140 个 G。

朱士托拷完文件,辞职走人。

他离职以后,自己手头拮据,他四处观察狩猎,想把自己手上那 140G 的证据卖出去。

可是,谁会买呢?

在四处搜索马来西亚贪腐的相关文章的时候,他找到了一位记者——克莱尔·卢卡斯·布朗(Clare Rewcastle-Brown)。

她成为向刘特佐「开枪」 的第一人。

(20)重拳出击

记者克莱尔是个狠人。

她一心发掘马来西亚的政治丑闻,专门建了一个专栏 BLOG《砂拉越报告》,深扒砂拉越州那些贪官。

克莱尔之所以敢这么做,除了有匡扶正义的使命感,还因为她的政治背景极其强大——丈夫是前英国首相的弟弟,安德鲁·布朗。

所以,她对朱士托手上的材料非常感兴趣。

克莱尔·卢卡斯·布朗 Clare Rewcastle-Brown

但朱士托开价 200 万美元,她并没有那么多钱。

这时候她想到了一个人——马来西亚财经杂志《The Edge》的主编童贵旺,这个人是纳吉布政敌安华的幕僚。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句话放在何时都没错。

纳吉布之所以能在马来西亚能呼风唤雨,是因为他掌控着国内大部分的媒体。

《The Edge》算是为数不多没有同流合污的媒体了。

所以,主编童贵旺拼尽全力帮组合克莱尔,凑钱购买到朱士托手上的证据。

2015 年 2 月 28 日,克莱尔重拳出击。

她在《砂拉越报告》上发表了文章《世纪之劫》(Heist Of The Century),详细披露了一马公司和 PSI 伙同高盛干的那些勾当。

这边的《The Edge》杂志也顺势发表文章,直指刘特佐就是一马公司的幕后主使和受益人。

迫于舆论压力,马来西亚警方迫不得已展开调查。

最终,警方查出了纳吉布的秘密户头,里面有大量的资金往来证据,仅 2011-2014 三年时间,他就收到了月 10 亿美元的汇款。

马来西亚瞬间炸开了锅。

纳吉布被媒体围堵

与此同时,中东这边也不消停。

曼苏尔亲王名下的阿尔巴投资执行长阿莫,也被举报了。

举报人是管家豪斯。

他与朱士托情况差不多,本想利用阿莫、卡登与刘特佐之间的灰色勾当,讹一笔。

但没想到,他直接被踢出了家门。

愤怒之下,管家豪斯把阿莫、卡登与刘特佐行贿、受贿的证据,全部交给克莱尔,克莱尔马上就刊登出去了。

曼苏尔亲王得知后,立马清理门户,抛弃了卡登。

自此,刘特佐「冠冕计划」的另一个支柱,折在了中东。

那刘特佐本人还能平平安安的吗?

(21)只手遮天

2015 年 6 月,纳吉布下令逮捕了正在泰国度假的朱士托。

在监狱里,朱士托被迫写下了几十页的认罪书,其中最重要的,是声明自己提供给克莱尔的资料都是伪造的,都是自己和 PSI 的私仇而已。

之后,记者克莱尔被马来西亚官方拉入黑名单,禁止入境,个人生活饱受骚扰和诽谤。

纳吉布利用自己控制的媒体,大肆渲染「总理不易,被无辜构陷,政敌其心可诛!」

最后,舆论终被扳回一城。

另外一边,马拉西亚调查小组对纳吉布贪污案的调查进展坎坷。

2015 年 7 月,马来西亚司法部开始起草对纳吉布的刑事指控,由检察官凯文·莫莱丝(Kevin Morais)主要负责。

凯文·莫莱丝 Kevin Morais

然而两个多月后,莫莱丝竟然惨遭暗杀,尸体被藏在一片沼泽地里!

至此,上到官员,下到群众,再也没有人敢对纳吉布贪污的事情多问一句。

纳吉布和刘特佐在马来西亚,已经一手遮天。

但是,他们被美国 FBI 盯上了。

(22)全盘皆输

利益网环环相扣,随便解开一个结就会连连崩盘。

就像真正使刘特佐大案倾覆的,不过是下面没吃到甜头的几个小喽啰而已。

2018 年 5 月,马来西亚大选,纳吉布落选。

新总理一上任,就立马下令彻查一马公司和纳吉布本人,代号「一马弊案」。

纳吉布和妻子罗丝玛提前得知消息,准备搭私人飞机跑路,结果却被愤怒的马来西亚民众堵在了机场,两人被彻底限制离境。

之后,越来越多的丑闻被爆出,从马来西亚到阿布扎比,再到华尔街,纷纷暴雷。

2018 年 7 月,吉隆坡,抗议者高举着刘特佐海盗形象的照片

纳吉布被判刑 12 年,没收所有资产,但他拒绝接受这一结果,不死不休的上诉。

PSI 高管玛浩尼被绳之以法。

卡登被曼苏尔亲王抛弃后没多久,就锒铛入狱。

还有助纣为虐的吸血鬼——高盛亚洲,被香港证监会开出了 3.5 亿美元的巨额罚单,并且他们还要赔付各个借款机构共计 29 亿美元的欠款。

至于那些与刘特佐交好的明星,在刘特佐被通缉后,一个不落地跳出来撇清关系,上缴了曾经收到的贵重礼物——800 万的钻石项链、毕加索的名画……

资本是什么?

资本是压在人们头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魔鬼。

最后倾家荡产的,只有那些被吸血的马来西亚底层民众。

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宿。

但那位搅乱大马政坛、掏空国库的世界巨骗刘特佐呢?

被美国司法部指控非法挪用至少 35 亿美元,名下所有动产、不动产被全部冻结。

而他本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尽管国际刑警组织对刘特佐发布了红色通缉令,在全球范围调查搜捕。

但至今,仍未发现一丝踪迹。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